隻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從此再也冇能忘記你容顏。

這多美好啊。

“這首歌錄製釋出出來,再稍微宣傳一波,花點錢上個熱搜,估計很快你就能恢複昔日的人氣了。”

張琴知道,柳月如最紅的那首歌,都冇有這首歌寫得好。

這是一首有潛力大火拿獎的歌曲。

“月如,這是哪位詞曲大家寫得歌?”

張琴是做這行的,自然知道,能寫出這樣一首好歌來的人,絕對不是寂寂無名之輩。

莫非月如認識了哪位詞曲界的大佬?

詞曲界大佬?

想到淩歌那張俊美無鑄的臉,她的臉上便帶上了幾分笑意。

“不是的琴姐,寫這首歌的人,是我的鄰居,就是你之前按錯門鈴的那戶,他還是個學生,現在已經去學校上課去了。”

啊~

張琴聞言張大了嘴巴。

一個學生?

這是神馬情況,一個學生就能寫出這麼好的歌曲了?這個世界已經如此的玄幻了麼。

看著張琴目瞪口呆的模樣,柳月如輕笑出聲。

她剛拿到這首歌的時候,何嘗不是如此震驚呢。

一個大學生,居然能夠寫出這麼好的歌,你說如果這個大學生是學音樂的也就罷了,可是柳月如跟淩歌吃飯時便已經瞭解到,淩歌並非音樂專業的學生。

而是一個理工科,學土木工程的學生。

這簡直就是跨專業跨得最離譜的。

土木工程,一聽就會讓人聯想到工地上,戴著安全帽看著施工圖紙的一個形象。

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個形象,他卻寫歌。

張琴張了張嘴,最後感歎。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了不起。他是音樂學院的學生麼。”

柳月如搖頭。

“是魔都大學,學土木工程的。”

張琴再次目瞪口呆。

一個學工程的,寫出這麼富有詩意的一首歌。

這就很離譜。

嘻嘻~

“他可是很有才的,而且,人長得賊帥。”柳月如誇讚道。

哦?

張琴倒是有些好奇了起來。

她認識柳月如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聽見柳月如誇獎一個男生長得帥的。

要知道,柳月如對待男生,一直都是十分高冷的,跟娛樂圈裡的那些所謂的男神們,向來都是保持一定的距離,防止被傳緋聞。

可是現在卻主動誇獎一個男生長得帥。

那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個男生是真的長得帥。並且看這小妮子這模樣,明顯是對人家有好感的節奏啊。

兩人越過這個話題。

然後張琴便要聽第二首歌。

當柳月如彈唱起第二首歌的時候,張琴微微一愣。

這首歌,她昨晚刷逗音時才聽過。

昨天晚上,逗音可是被那個神顏一般的小哥給刷屏了。

就算她已經三十歲了,可是看到那樣的顏值都把持不住。

“這是,你琴社舉辦的比賽上那個小哥的歌?”

張琴好奇的問。

柳月如點頭。

“冇錯,這兩首歌都是他寫得,這首歌他也已經給我唱了。”

“那就好,有了這兩首歌,你一定可以重返巔峰的,甚至說不定,還能超越昔日的成績。”

張琴感歎。

“不過,你現在手裡還有積蓄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