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事情,心裡清楚就行了,乾嘛非要說出來?

柳月如低著頭,一時間心跳得很快。

內心還有些小幽怨。

淩歌看著視頻,視頻中的柳月如深深的低著頭。

他隻能看到柳月如那被烏黑頭髮覆蓋的天靈蓋。

淩歌忽然感覺有些開心。

就像是小時候,那些小男生捉弄小女生時的那種開心。

愉悅自內心深處升騰出來。

不過看到柳月如這狀態,淩歌還是決定不逗她了。

“好啦,我跟你開玩笑的。”

“月如女神邀請,那自然是再忙都有空的。”

柳月如無語。

“什麼女神,你還是男女老少眼中的超級男神呢。男生女生都喜歡你,為你神魂顛倒。”

淩歌:“......”

他無語的摸了摸鼻子:“我什麼時候這麼有魅力了?”

柳月如那雙漂亮的眸子十分幽怨的盯了淩歌一眼。

淩歌這個傢夥,居然還不清楚自己的魅力究竟有多大。

柳月如可是在某些娛樂新聞裡看到過,很多男生叫淩歌,“老公”。

柳月如覺得她真是太難了。

不僅要防著女生搶淩歌,還要防備著男生。

男女皆是情敵。

舉世皆敵啊。

而她,就頗有一種與全世界為敵的感覺。

不過柳月如很快又將這個想法給壓了下去。

眸子中一閃而逝的閃過了一抹堅定。

為了淩歌,就算與全世界為敵又怎樣?

淩歌值得。

“你呀你,還不知道自己的魅力麼。”

漂亮的眸子剜了一眼淩歌。

淩歌摸了摸鼻子,不置可否。

他的魅力,他當然知道。

經過係統的改造,他顏值可是一百加。

無論男女,這樣的顏值都是通殺的。

再加上,他還有個魅力值增加的被動技能。

淩歌開玩笑的道:“那,我這麼有魅力,你可得將我看緊了。畢竟,如果我被風颳到彆人懷裡,彆人肯定是不會還的。”

柳月如:“......”

她怎麼忽然發現淩歌有些腹黑了起來,

明明是那樣一個溫溫柔柔的人。

柳月如撅了撅嘴,:“吹到彆人懷裡就吹到彆人懷裡。最好是吹到某個大漢懷裡。”

淩歌頓覺菊花一緊。

驚訝道:“月月,你怎麼變了,我那個溫柔可愛的月月哪兒去了?我怎麼看不見了?”

柳月如,:“......”

她無奈的撫了撫額頭。

“好啦,不跟你胡扯了。明天,我想去遊樂園,你陪我去唄。”

柳月如直接提出了邀請。

她也不知道應該跟淩歌去做什麼,但她一直挺想去遊樂園玩的。

不知道淩歌會不會覺得她太幼稚了。

柳月如內心有些忐忑。

眼睛都不敢看螢幕中的淩歌。

如果淩歌覺得她這麼大了,還這麼幼稚那就不好了。

不過很顯然,柳月如是白擔心了。

因為淩歌隻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後笑了起來:“啊,你也喜歡遊樂園啊。其實我也很喜歡,不過我一個人不好意思去,我怕彆人笑我幼稚。”

聽見淩歌的回答,柳月如終於鬆了一口氣。

冇想到,淩歌這麼大個人了,居然也喜歡遊樂園。

她還以為就她喜歡這些小孩子的東西呢。

柳月如想了想:“那咱們明天下午一起去玩兒吧。”

畢竟現在是冬天,早上去玩的話就太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