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歌見柳月如還在那兒愣著不吃便催促了下。

“怎麼不吃啊,快吃啊,涼了就不好吃了。”

柳月如麵具下的臉都因為屏息而屏得紅了。

她微微轉過頭去,狂吸了一大口新鮮空氣。

隨後她才吸夠了空氣將頭轉了過來。

然後便看到了淩歌望著她。

那麵具中的狐狸眼睛處,是他那雙明亮的眸子。

帶著期待的光芒看著她。

柳月如心想這畢竟是淩歌的好意,她也實在是不好推辭。

而且胖子在旁邊兒此刻正一塊接著一塊的往嘴裡夾著,吃得津津有味。

這東西,應該不難吃吧?

帶著懷疑,猶豫,跟審視。

最後柳月如心裡湧上了一股視死如歸的心情。

士為知己者死。

還是不要辜負淩歌的好意得了。

纖細白皙的手指拿上一次性筷子,然後夾了一塊。

她將眼睛閉上,將臭豆腐放進了嘴裡。

淩歌看得好笑。

怎麼吃個臭豆腐還這樣一幅狀態。這難道是某種神聖的儀式感麼?

吃個臭豆腐,至於儀式感這麼重麼?

而臭豆腐放進嘴裡咀嚼的那一刻,柳月如刹那間睜開了眼睛。

一雙好看的眸子變得異常的明亮。

這臭豆腐一入口,香酥可口,配上裡麵酸辣的泡菜以及香脆的小黃瓜丁,咀嚼時醬汁噴射在齒頰之間,刹那間口鼻充滿著微妙的臭香。

這是柳月如第一次吃臭豆腐。

她也冇想到這麼臭臭的東西,居然也能如此美味。

怪不得胖子吃得那麼開心。

一塊很快的下肚,柳月如又夾起一塊吃了起來。

此刻她不再屏住呼吸。

吃這麼美味的食物屏住呼吸簡直就是對這種美味的一種侮辱。

她要享受這種臭味。

可能是因為味道不錯的原因,此刻這臭臭的氣味兒聞起來也覺得不那麼難聞了。

淩歌看柳月如開始吃了起來,他便也開始往嘴裡夾。

臭豆腐的味道啊,他還是在前世的時候,有一次吃過的了。

如今再次吃到,還真是有種彷如隔世的感覺。

前世,他死了也就死了吧。

估計冇有人能夠記得他,也冇有人會知道他這個小明星也是一個善良的人。

人們恐怕隻會短暫的在新聞上搖頭惋惜一下。

最多再說一句。

“這麼年輕,可惜了。”

隨後,他很快就被遺忘了。

被人遺忘,這就是徹底的死去了。

在那個世界再也找不到一絲一毫他存在過的痕跡。可能唯一能夠稍微將他記得久一點的,就是房東了。

畢竟,他死之前,又快要交房租了。

也許那個房東大叔可能會說句:“淩歌那個傢夥啊,早不死晚不死的,偏偏到了該交房租的時候死了。”

淩歌甚至能夠想象得到,房東那個吝嗇的大叔提起他,一定是捶胸頓足的。

“嗬嗬。”

想到這裡,淩歌忽然笑出了聲。

柳月如疑惑的看著他。

“想什麼呢,這麼開心?是不是想到哪個小姐姐了?”

淩歌好笑的搖搖頭。

“冇有,我隻是在想,這一輩子,我要讓全世界都記得我的名字。”

就算某一天,他不在了。

人們提起的時候,也會想起,他留下的那些優秀的作品。人們會一臉的崇拜跟敬佩。

柳月如看了看淩歌,然後十分認真的點點頭。

“嗯,我相信會有那麼一天的,你也許能夠達到華娛明星從未達到過的高度。”

柳月如的眸光異常的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