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恭喜宿主兌換歌曲《舞女淚》成功,消耗聲望值十萬點。】

淩歌麵帶微笑,從容不迫。

這首老歌還挺便宜的,隻要十萬聲望值。

淩歌現在身負上億的聲望值,因此覺得十萬聲望值簡直太便宜了。

現在以他的知名度,很容易就能賺回來。

這就是大款的感覺麼?

就好比那種億萬富翁,他們花十萬塊就跟玩似的,一點也不會心疼。

淩歌走上了舞台,衝著舞台上的一個留著臟辮挎著吉他的男歌手笑了笑。

“兄弟,借你的吉他一用。”

男歌手此刻有些激動。

雖然說,吉他就是一個自彈歌手的寶貝,是第二生命。

一般的人都是不願意將自己的寶貝吉他借給彆人用的。

可是,向他借吉他的這個人,不是普通人。

他是淩神。

一個僅僅隻用了兩個月就成為娛樂圈頂流的神一般的男人。

因此,男歌手覺得,淩歌向他借吉他,這簡直就是他天大的榮幸。

再說了,淩神親手彈過的吉他,那價值可謂是絕對要暴漲的。

他買成一萬塊,賣出去十萬說不定都有人願意為其買單。

當然了,淩神彈過的吉他,他是不可能拿去賣的,他要自己收藏起來。

如果將來落魄了,窮困潦倒了說不定這把吉他還能給他窮困的生活帶來幫助。

於是男歌手很是熱情的將吉他取下遞給了淩歌。

“淩神,請。”

而此刻,台下。

很多的觀眾都在看著。

甚至那些之前為了采集第一手報道資料的狗仔們此刻也是立馬就拿出來了手機拍攝。

甚至有人直接打開了直播。

標題直接寫的是【淩神登台獻唱,淩家軍們速速前來圍觀。】

淩家軍,是前一陣,淩歌的粉絲們在網上投票自己取的一個粉絲團體的名字。

這個直播間一開,頓時有路過的人好奇的點了進來。

“咦,淩神登台獻唱,這是真的麼?”

有人帶著好奇點了進來。

然後看到了在閃爍的五彩光下,那個如同太陽一般閃閃發光的男人。

出淤泥而不染說的就是他。

就算周圍的環境如此的糟糕,可是看到這個男人的那一瞬間,周遭的一切都會被人自動忽視。

因為周圍的一切繁華喧鬨都不及這個男人身上散發出的歲月靜好的氣質。

身處鬨市,卻依舊能感受到來自心靈上的寧靜。

“臥那個草,這居然真的是淩神。”

很快,這人的直播間裡就湧入了更多的人進來。

“我那個曹,我還以為這人隻是在吸引眼球,淩神不會出現。畢竟,淩神可是從來不直播的。冇想到,隨意點進來一看,居然是真的。”

“哈哈,淩神是不直播,可是這不是淩神直播的啊。”

“對啊,淩神今晚不是跟王舔狗約飯局了麼,難道是吃了飯又去了酒吧?”

“不過淩神怎麼上酒吧的台上去了?淩神這是要獻唱一曲麼?”

“不知道淩神會唱哪一首歌曲?”

“淩神貌似很少唱重複的歌曲的。如果這次能帶來一首新歌,那簡直了。”

“我說你們是不是太過異想天開了,淩神就在酒吧的舞台上唱首歌而已,難道還要拿出來一首新歌麼?就算淩神有新歌,也不會用到這種地方的。”

直播間很快就各種議論漫天飛。

而淩歌此刻站在舞台上,則是深吸了一口氣。

他那修長白皙的手指抓住吉他,將其跨在肩膀上麵。

淩神來到麥克風前麵,因為他身高一米八幾,而之前的那個男歌手身高才一米七出頭,所以這個麥克風的高度有些不夠。

淩神伸手將麥克風的支架高度調到了一個合適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