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向下方的眾人。

此刻舞台周圍已經圍滿了人。

無論是之前那些為情所困,在酒吧買醉的人,還是那些單純的為了在酒吧尋歡作樂的人,此刻都圍了過來。

他們為在舞台的周圍,擠得密密麻麻。

每人的手中都拿著一瓶啤酒。

一邊喝,一邊聚精會神的看著舞台上那個淡然出塵的男子。

此刻的直播間,眾人也是在期待著。

“淩神真的不愧是淩神,無論走到哪裡,他都是最靚的仔。”

“就算是在酒吧,淩神也是最閃耀的那一個。”

“你們覺不覺得,淩神硬是憑藉一己之力,將酒吧給弄成了個室內演唱會。”

“淩神牛逼啊。”

“咦,舞台正前方那個穿著粉色衛衣的騷包男人不就是國民老公世聰麼?”

“咦,還真是他。果然,他跟淩神一起在喝酒。”

“什麼國民老公,俺不過是王舔狗吧了,王舔狗,將我淩神帶到這種地方來,彆把我淩神帶壞了。”

“就是就是,王舔狗可千萬彆帶壞了我淩神。”

“你們彆吵了,安靜一點。淩神馬上就要開唱了。”

..........

淩歌望著台下的眾人,然後看向楚紅。

清澈好聽的嗓音傳出。

“我們每個人活著都不容易,為了生活,我們付出了太多。一首《舞女淚》送給各位酒吧跳舞唱歌陪酒的小姐姐們。”

夜不寐酒吧中,很多舞女小姐姐們聽到淩歌的話都是渾身一震。

滿臉不可思議。

淩歌的這首歌,是送給她們的?

並且還叫《舞女淚》。

這是專門為她們而寫的麼?

小姐姐們頓時都是一陣感動。

直播間中觀看的觀眾們也是一愣。

“咦,淩神這是專門為舞女小姐姐們寫的一首歌麼?”

“淩神真是太有愛了,這首歌居然是專門送給舞女小姐姐的。”

“淩神這是想要溫暖所有舞女小姐姐們的心麼?”

“有冇有舞女小姐姐看上我的,我想要給你們一個家。”

“不知道,淩神的這首歌好不好聽。”

“我覺得肯定好聽,你們難道忘了,淩神出品,必屬精品了麼。”

“淩神的歌,再差也不會差到哪兒去,比那些流量歌手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

在直播間的議論中,現場的目光下。

隻見淩歌那骨節分明的好看手指放在了吉他上。

開始撥動琴絃。

一陣輕快的音樂傳了出來。

這是歌曲的前奏。

前奏節奏歡快,愉悅。給人一種開心的感覺。

這前奏一出,本來正喝了一口酒的王世聰直接嘴裡一口酒就噴了出來。

然後他滿臉的憋笑。

狠狠的低下頭將想要將自己的那種笑壓下去。

不過卻冇有壓下去。

最終還是笑出聲來,

“哈哈哈哈......”

他實在是忍不住了。

此刻的他簡直快要樂瘋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淩歌這個蠢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