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上天給了淩歌顏值的同時,將淩歌的智商也直接給收走了。

要知道,他跟淩歌之間的打賭可是賭的是要唱哭楚紅等舞女小姐姐啊。

既然是要唱哭,那怎麼也得是一首悲傷或則感人的歌曲吧。

可是淩歌這首歌,前奏一出,無比的歡快。

甚至讓有些圍觀的顧客都情不自禁的扭動起了身體。

跟著節奏律動了起來。

這尼瑪是催淚歌曲?

傻子纔會這樣覺得。

王世聰笑了一會兒,然後對身邊的幾位兄弟夥說道:“這歌曲能將人感動哭?笑死我我也不會相信。”

他的一個哥們回答道:“也許,淩歌是想另辟蹊徑,想要將人給笑哭?”

王世聰聽到這個回答直接一愣,隨後又哈哈大笑了起來。

一群人在舞台下麵看著舞台上的淩歌。

那模樣簡直就像是在看一個傻子。

此刻在他們的眼裡,淩歌還真的就是一個智商為負的傻子。

居然想要用一首歡快的歌來唱哭舞女小姐姐們。

這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王世聰冷笑:“我倒要看看他怎麼成為一個笑話的。”

.......

舞台上,淩歌的手指還在波動。

歡快的音樂還在響起。

一會兒之後,淩歌開始哼唱前奏。

“倫巴恰恰恰”

“倫巴恰恰恰”

“倫巴恰恰恰”

哼唱結束後,淩歌開始正式的演唱了起來。

他的聲音清澈充滿了歡悅。

【一步踏錯終身錯,下海伴舞為了生活】

【舞女也是人,心中的痛苦向誰說】

【為了生活的逼迫,顆顆淚水往肚吞落】

這幾句歌詞依舊是用歡樂的口吻演唱的,十分符合酒吧甚至是舞廳的歡樂氛圍。

可是,這幾句一出。

楚紅以及所有的舞女小姐姐,陪酒小姐姐們全部都愣住了。

淩歌歡悅的聲音卻彷彿像是一隻無形的大手,狠狠的將她們的心臟都給攥緊了。

她們可不就是像歌詞裡說的那樣麼。

一步踏錯終身錯,下海伴舞也隻是為了生活。

她們也是人啊,她們雖然一直對人強顏歡笑,可是她們心中的痛苦,又能夠向誰訴說呢?

為了生活的逼迫,她們隻能將眼淚往肚裡吞。

如果不是因為生活所迫,誰願意做這個呢?

此刻,很多舞女小姐姐們眼睛都紅了。

淩歌那歡樂中卻透露著無奈悲哀的聲音繼續。

【難道這是命,註定一生在那風塵過】

【伴舞搖呀搖摟摟又抱抱,人格早已酒中泡】

【夜夜TangoChaCha,RumbaRockandRoll誰叫我是一個舞女】

這一切,難道都是命運麼?她們的一生都隻能在風塵中渡過麼?

好不甘心啊。

伴舞搖啊搖,摟摟又抱抱。

在這其中,她們的人格早已泡在了酒中。

夜夜笙歌,尋歡作樂。

誰叫她們隻是一個舞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