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的,第一段唱完。

淩歌開始演唱起了這首歌的第二段。

這一段,他的感情更加的充沛,將那種無奈,悲傷,風塵仆仆的感覺完全的昇華了。

【一步踏錯終身錯,下海伴舞為了生活】

【舞女也是人,心中的痛苦向誰說】

【為了生活的逼迫,顆顆淚水往肚吞落】

【難道這是命,註定一生在那風塵過】

【伴舞搖呀搖摟摟又抱抱,人格早已酒中泡】

【夜夜TangoChaCha,RumbaRockandRoll誰叫我是一個舞女】

【為了生活的逼迫,顆顆淚水往肚吞落】

【難道這是命,註定一生在那風塵過】

【伴舞搖呀搖摟摟又抱抱,人格早已酒中泡】

【夜夜TangoChaCha,RumbaRockandRoll】

【誰叫我是一個舞女】

多少人為了生活,曆經了多少悲歡離合。

多少人為了生活,流儘血淚,心酸向誰訴,啊,有誰能夠瞭解作為舞女的悲哀,暗暗流著眼淚也要對人笑嘻嘻,啊,來來來來來跳舞,腳步開始搖動,就不管他人是誰,人生是一場夢。

一首歌結束了,全場的舞女小姐姐們全部泣不成聲。

嗚嗚的哭著。

如果能有更好的選擇,如果不是為了生活。

誰願意做一個舞女呢?

陪酒,強顏歡笑,還要麵對顧客的各種挑剔,各種壞情緒。

這樣的日子,她們也不想要。

可是這就是生活啊。

咬碎了牙往肚子裡咽,自己選的路,跪著也得走完,

直播間的觀眾們紛紛感歎。

【我每個月3500的工資,我都會拿出3000去做慈善,朋友們都勸我留點錢結婚,可是每當我看到站在小巷子的穿著簡陋的女孩兒都會忍不住去幫她們,生活不易啊。】

“難道你們覺得這首歌真的隻是寫的舞女們?它難道不是寫的我們每個人麼?被生活所迫,強顏歡笑,戴上了麵具,隱藏了自己。”

“對啊,這首歌不止是唱的舞女,更是唱出了所有的人的生命中經曆所有的悲歡離合,所有的不如意。”

“看似在寫舞女,實則我們每個人都是生活中的舞女。”

.........

淩歌演唱完畢,不止是舞女們哭了。

就連現場的很多人都紅了眼睛。

這首歌,所表達的,絕對不單單是舞女。

而是所有被生活所迫,強顏歡笑的人的辛酸。

這首,淩歌前世的老歌經過淩歌的宗師級唱功跟他那清澈的嗓音處理後,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好聽,歡快中充斥著生活的苦辣酸甜。

一曲終了,淩歌十分有禮貌的朝著下方鞠躬。

“謝謝大家,這首《舞女淚》不止是送給舞女小姐姐們,更是送給現場的所有人。”

淩歌話音落下。

頓時台下爆發出一陣陣的呐喊聲。

“淩神,淩神,淩神.....”

“淩神,淩神,淩神.....”

“淩神,淩神,淩神.....”

在眾人的呼喊聲中,淩歌將吉他還給了之前的男歌手,然後回到了座位上。

王世聰此刻臉色異常的難看。

因為很顯然,他跟淩歌之間的賭局,他輸了。

輸得徹徹底底。

之前他還以為淩歌演唱一首歡樂的歌曲是腦子抽風了,是傻比的行為。

可是此刻看來,是他自己傻比了。

人家根本就是成竹在胸。

心裡早已經有了必贏的把握,所以才提出了那樣的一個賭局。

想到明天他就要在韋博上那樣子的稱呼淩歌,丟儘臉麵,他就感到很無語。

而坐在淩歌身旁的楚紅眼睛都哭腫了,就連臉上的妝都哭花了。

“抱歉,失禮了,淩先生,王少,我去洗手間補個妝去。”

淩歌和善的點點頭。

“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