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歌點點頭感歎了起來:“是啊,人生真是充滿了忙碌。有時候還挺想躺平的。”

柳月如白了他一眼。

白皙纖細的食指在淩歌的額頭上戳了戳。

“你就彆想著躺平了,你的才華,應該被世人知道,你的作品應該永遠流傳纔是。”

她覺得,淩歌這麼優秀的才華,可不能埋冇了。

也許百十年後,淩歌將會是一個傳奇呢。

一個流芳百世的傳奇人物。

奇男子。

拿起筷子,夾了個魚頭放到淩歌碗裡。

“來,你用腦用得多,多補補。魚頭,吃了聰明。”

淩歌委屈的撇撇嘴。

“我還不夠聰明麼?再聰明,頭都要禿了。”

柳月如一臉疑惑跟不解。

“聰明,跟頭禿有什麼關係?”

淩歌笑著道:“這不是聰明絕頂麼?”

柳月如一愣。

聰明絕頂?

片刻後,她反應了過來。

然後掩嘴輕笑,發出銀鈴般的悅耳笑聲。

“嘻嘻嘻....”

“就知道嘴貧,好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麼?”

淩歌搖搖頭。

“好吃的當然堵不住了,不過彆的東西可以堵住。”

柳月如有些好奇。

彆的東西?

淩歌口中的彆的東西是什麼?

“什麼東西?”她將心裡的疑問問出。

淩歌嘴角微微勾起。

“你親我一下,不就堵住了麼?”

柳月如一愣。

親他一下?

聯想到剛剛淩歌說道的彆的東西可以堵住他的嘴。

她頓時臉“刷”的一下爆紅。

貝齒輕咬著下唇,內心陷入了糾結。

最後,她如同小雞啄米似的,將頭靠近淩歌。

飛速的在淩歌的唇上啄了一口。

然後飛速的後退。

臉更是紅得像是熟透了的紅蘋果似的,比起猴子屁股也不呈多讓。

“哈哈哈.....”

淩歌直接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此刻他的內心裡頗有種古時候的惡霸調戲了良家民女的感覺。

得勁兒。

看著淩歌在那兒哈哈大笑,柳月如臉色有些惱羞成怒。

“笑什麼笑,趕緊吃魚,這一盆魚必須吃光,不許剩。”

淩歌停下笑,有些委屈的看了看那麼大的一盆。

“這麼大盆,你想要撐死我啊,撐死了你就成寡婦了。”

柳月如直接被氣笑了。

“什麼時候嘴這麼貧了?趕緊吃吧你。”

淩歌知道見好就收,便停了調戲。

恢複了一貫的淡定從容。

舉止十分得體,像個貴族伯爵似的優雅的吃著東西。

這切換,將柳月如給看得一愣一愣的。

“淩歌,我覺得你有做演員的天賦。”

柳月如望著淩歌十分認真地道。

這表情管理,這人格切換,完全就是收放自如啊。

她覺得就算是讓淩歌去演一個表麵正常,內心扭曲陰暗的變態殺人狂淩歌都能輕易的勝任。

這是種與生俱來的天賦啊。

淩歌瞅了她一眼。

“我本來就有準備涉足演員行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