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總,你見過淩神,你說,現實中的淩神,真的像網上有些人說的那樣好看麼?”

有女員工問道。

因為那些據說見過淩神本人的人,很多都在網上將淩歌的容顏說得世間僅有。

說什麼,一萬年才能出一個的超級帥哥。

或則什麼“立如芝蘭玉樹,笑如朗月入懷。”

所以,真正在現實中,拋去了濾鏡美顏後,又會是怎樣的?

聽到女員工問的這個問題。

楚冰冰陷入了回憶。

她已經見過淩歌幾次了。

那個年齡還不到二十,可是卻異常沉穩的男人。

淩歌每次給她的感覺,就好像不是一個不到二十的男生。

因為那個年紀的男生大多還很青澀,給人的感覺很稚嫩。

畢竟不到二十歲,這個年紀的男生很多纔剛剛上大學。

冇有絲毫的社會經驗,身上的氣質也青春洋溢。

可是淩歌給她的感覺卻是完全不一樣的。

淩歌給她的感覺,讓她覺得,每次她麵對的就是一個很她一樣經曆過社會打磨,氣質沉穩,遊刃有餘的三十歲的男人。

而且,淩歌雖然給人感覺很雲淡風輕,如同三月的春風,冬日的暖陽般舒服溫暖。但,楚冰冰覺得,淩歌骨子裡透露著一絲孤獨。

彷彿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孤獨。

楚冰冰也說不清,她為何會產生這種感覺。

因為這種感覺很奇怪。

令楚冰冰都覺得莫名其妙。

既然是這個世界的人,又怎麼可能真的跟這個世界格格不入呢。

這一定是她的錯覺吧。

“楚總,你快給我們說說淩神唄。”

有女員工出聲,將陷入沉思中的楚冰冰魂兒給叫了回來。

沉吟片刻。

楚冰冰麵對女員工的這個問題,實在是想不出什麼精準的回答。

楚冰冰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他。很難將他準確的形容出來,你們見到了就知道了。”

“哦。”

女員工有些失望。

不過很快又說道:“這倒也是,每個人,肯定有每個人不同的看法。等淩神來了,我看到他,就會知道我心裡對他的看法了。”

楚冰冰看向一旁負責歡迎淩歌到來的女員工。

“對了,拉拉隊準備好了麼。”

這個負責接待淩歌的女員工道:“已經去換衣服去了。淩神一來,她們就可以出來跳舞歡迎。”

要知道,這個拉拉隊為了歡迎淩歌,還特意去學了一段舞蹈。

並且還買來了拉拉隊專用的亮彩服裝,以及彩條球。

跳舞揮動時,彩條球還會“不靈不靈”的反射光芒。

為了歡迎淩歌的到來,啟點上下,尤其是女員工們,可謂是做足了功課。

跟女員工們的熱烈不同的是,啟點的男員工們此刻全都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

因為淩歌僅僅隻是要來公司,人都還冇到呢,就已經將公司裡的小姐姐們魂兒都勾走了。

這待遇,這榮光。

簡直令他們羨慕妒忌恨啊。

就這樣,在女同事滿臉激動,男同事苦大仇深的情緒下。

淩歌終於乘坐出租車快要到了。

司機大叔依舊還在那裡暢所欲言著。

“小夥子,你要女朋友不?”

淩歌:“......”

微微一愣之後,淩歌好笑的問:“怎麼,大叔你不僅僅是出租車司機,還兼職給人牽線搭橋作紅娘啊?”

司機大叔搖搖頭。

“這倒不是,而是我有個女兒,年方二八,至今還冇談過戀愛,隻是以前在按摩店乾過活,不好找對象。我看小夥子你是個老實人,很不錯。所以如果你缺女朋友,我就把女兒介紹給你。”

淩歌就挺無語的。

按摩店乾過活不好找對象?

所以就找他這個老實人解盤啊?

“不了大叔,我其實已經有了女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