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惡的資本商。

冇再理會係統,他照著名單上的聯絡方式開始打起了電話。

“喂,學長你好,我是魔都大學的大三學生,想請學長拍攝一個工作的視頻,用於今年畢業晚會節目的製作。”

“謝謝學長。”

“喂,學姐你好,我是魔都大學大三學生.......”

......

淩歌打了好多個電話,然後要到了許多的學長學姐工作的視頻。

隨後,他便利用從係統那裡兌換來的視頻剪輯師技術開始剪輯融合這些視頻。

他要將這些視頻,照片等,製作成一個完美的符合歌曲意境的MV。

..........

下午六點,距離畢業晚會開始還有一個小時。

土木工程係的年級小組長吳大海在舞台前方來回踱步,麵露強烈的不安。

就連額頭上都有了些許細密的汗珠。

因為就在剛剛,學校領導打來電話,說是今天晚上,有魔都教育局的領導班子也要過來參加這次的畢業晚會,還讓吳大海好好弄這次晚會。

他是工程係的小組長,也是這次晚會的主要負責人。

學校裡最近會選拔一個工程係主任出來,而吳大海獲選的可行性是十分大的。

可是,如果今天的晚會搞砸了的話,那麼他就會在領導心裡留下一個連個畢業晚會都辦不好的印象。

連個畢業晚會都弄不好,這工作能力不就是不行麼?

工作能力不行,怎麼能升職加薪?

而之前,他詢問之下才得知今天的晚會出了問題。

原本壓軸出演的大網紅張提莫因為有事今晚不來了。

這頓時把他給急的。

“這錢燁怎麼辦事兒的,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早說。”

要知道,好幾天前他們就宣傳了,說畢業晚會會請來網紅張提莫來演唱歌曲。

而且晚會的節目表都發出去了,要是待會兒學生們發現張提莫冇出場,節目發生了改變。

那豈不是現場得噓聲一片。

吳大海此刻甚至可以想象得到校領導以及教育局領導們的難看錶情了。

光是想著這些都令他頭皮發麻,心裡直打哆嗦。

這可如何是好啊?

“快趕緊給我將錢燁叫過來。”他衝一個負責晚會的學生會成員說道。

不多時。

錢燁便來到了吳大海身前。

吳大海臉色難看的開始訓話。

“你這是怎麼辦事的,這個學生會副主席還想不想乾了。”

錢燁被訓了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心想老子馬上就要離校了,這個學生會副主席誰愛乾誰拿去就是了。

“這能怪我麼,張提莫她中午的時候才說她不來了,我能怎麼辦?”

吳大海氣急敗壞的攥緊了拳頭。

“那想好解決辦法了麼?”

錢燁點頭:“已經有解決辦法了。”

聽到有解決辦法了,吳大海這才臉色好看了一些。

“什麼解決辦法?找到其他人上台了?”

張提莫不來,那也隻能換其他人上了。隻希望,效果不要太差。否則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錢燁點頭。

“我準備讓淩歌上。”

吳大海聽聞這話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