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馬上就要到七點半了。

畢業晚會即將開始。

很快,藝術大廳裡響起激揚的純音樂。

然後舞台上的燈光驟然亮起。

在激揚的音樂中,穿著一身紫色晚禮服的女主持人跟穿著白色西裝的男主持人出場了。

兩人拿著話筒說著各自的台詞。

“尊敬的給位領導,各位來賓。敬愛的老師,親愛的屆畢業生及現場的觀眾朋友們,

“大家晚上好。”

“這裡是屆畢業生歡送晚會的現場,我是主持人田靜。”

“我是主持人張濤。”

“相逢是首歌,還記得四年前的那個夏天嘛?

那時,帶著青春的懵懂和羞澀,懷著堅定的理想和信念。還憧憬著美好的未來,我們相逢在魔大的校園,時光太瘦,指縫太寬,青春是一列不回頭的火車。

昨日,我們相聚魔大校園,明日,我們將背起行囊各奔南北東西。

在這裡,我們度過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四年時光,付出了汗水,也收穫了屬於自己的榮耀。當然,我們的成長,出了自身的努力和同學們的支援之外,更離不開學院領導、老師的關懷。

今天我們很榮幸地請到了他們來到我們晚會的現場。金色的十一月,我們迎來了希望。金色的十一月,我們放飛著夢想。

昨天,我們還剛剛走出純潔的象牙塔。今天,我們又站在了人生的起跑線。是鴻鶘就當誌存高遠,是雄鷹定要展翅藍天。這裡有我們施展才乾的空間,這裡有我們放飛夢想的藍天。

今晚歌如潮,今晚花似海。

今晚是歌舞的海洋,今晚是我們的盛會。

下麵請欣賞大三師範係二班帶來的舞蹈,《扇子舞》。”

台下頓時一片掌聲。

接著舞台上一群身穿綠色裙子,畫著精美妝容手拿鮮紅扇子的小姐姐們便從舞台的兩邊整齊的走出。

步伐靈動且優美。

......

很快的,一個個節目表演完畢。

而此刻在後台的錢燁則是有些著急了起來。

淩歌怎麼還冇來?還有三個節目表演完就該輪到他的最後一個節目了啊。

這傢夥到底行不行啊?

晚上八點半,淩歌穿著白色繡金龍中山裝,肩膀上挎著一把吉他風塵仆仆的乾到了藝術中心。

他回去屋裡剪輯視頻跟拿吉他去了。

來到後台,淩歌將剪輯好視頻的U盤遞給錢燁。

“待會兒讓他們播放裡麵的視頻。”

錢燁接過U盤叫人拿過去待會兒播放。

然後他伸出拳頭在淩歌胸口輕輕錘了一下。

“好傢夥,我還以為你掉鏈子了呢。今晚你穿得真帥,話說你還會彈吉他?”

錢燁有些好奇。

要知道,三年來,他可是從來都冇有看到過淩歌彈過吉他。

戴著口罩的淩歌摸了摸頭髮。

“還好吧,會億點點~”

錢燁點點頭:“你也彆有太大壓力了,放輕鬆。”

淩歌挑挑眉。

誰說他有壓力了。

很快的舞台上的節目就隻剩下了最後一個。

台下有學生十分興奮。

“終於要見到提莫女神了。”

而在前排坐著的吳大海則是額頭上有開始冒出細密的汗珠了,心也是極速的跳動著,緊張到不行。

他伸手擦了擦汗。

校長看了看吳大海,假意關切道。

“怎麼了大海,又不熱咋出這麼多汗,你這身體有些虛啊。”

他湊近在吳大海耳邊悄悄低語。

“我跟你說,六味地黃丸,治腎虧,不含糖~”

吳大海臉色一僵。

他在心中吐槽。

不過他表麵卻還是得露出笑容感謝領導的關心。表麵笑嘻嘻。

終於,節目隻剩下了最後一個。

男女主持人重新走上舞台。

“接下來,有請土木工程係大三一班淩歌為大家帶來歌曲《祝你一路順風》。”

主持人說完台下的學生們一愣隨後議論了起來。

“什麼啊,這個《祝你一路順風》是個什麼鬼,接下來不應該是提莫女神的《學貓叫》麼。”

“為什麼跟節目表上的節目不一樣啊,我要舉報學生會虛假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