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落大方,卻又謙和有禮。

就像是書中描寫的那樣,是溫潤如玉的君子。

“不錯,不錯。”

李麗華點頭讚賞。

淩歌這孩子,實在是太不錯了。

而且對月如也好,還不要月如搬東西呢。

柳月如拍了拍淩歌的肩膀。

“咱們把東西拿出來吧。就在這兒給孩子們分了。”

淩歌點點頭。

然後將車子裡的東西一件一件的都給拿了出來。

柳月如買的東西都是一樣的,每人能夠分到的東西也都一樣。

這一點就十分的公平。

每個孩子們也不會因此心生不滿之類的。

大家得到的東西都一樣,那麼就不會有爭吵攀比之類的了。

淩歌很快就把所有東西都給拿了出來。

柳月如開始給孩子們分衣服。

“小丫,這件衣服是你的。”

柳月如將一件粉色的棉衣拿出來。

人群中一名梳子個小辮子的小女孩兒站了出來,伸手讓柳月如把衣服放到了她的雙手上。

可以看見,小女孩兒罵清澈純清的眼眸裡滿滿的都是喜悅。

畢竟,她們一年到頭,很少有機會能夠穿新衣服。

最近這兩年,也就柳月如姐姐會給她們買新衣服。

所以,每年過年,她都是最開心的了。

“謝謝月月姐姐。”

小女孩兒十分開心的接過衣服,然後退回人群中去了。

“小紅,這件衣服是你的。”

柳月如又將一件衣服放在一個小女孩兒手裡。

小女孩兒自然也是十分開心。

“謝謝月月姐姐。”

接過衣服然後退回人群。

十分有禮貌,也很有秩序。

終於,柳月如叫到了一個小圓臉的小男孩子。

“小虎。”

人群中,一個虎頭虎腦的胖胖的小男孩兒跑了過來。

他滿臉的委屈。

“月月姐。”

柳月如看著他,好笑的問道:“怎麼了,為啥一臉的委屈。”

小虎看了看淩歌一眼。

十分委屈的道:“月月姐,你答應過我,等我長大後娶你的。”

他又看看淩歌的臉。

那張臉那麼的好看,他完敗啊。

身高,長相,還有氣質。

他冇有一點的優勢,也就年齡小點兒。

柳月如這纔想起以前小虎還真這麼說過。

那會兒她就隨口那麼一答。“好啊,等小虎長大了成為大帥哥了,月月姐姐就嫁給小虎。”

可是此刻,淩歌在旁邊兒。

她頓時就覺得彷彿社死了。

柳月如看看淩歌,淩歌強忍著笑意。

那模樣,下一刻分明就要大笑出聲了。

柳月如又瞪了一眼小虎。

然後直接拿出一本黃岡密卷。

“小虎,來,這是給你買的。”

小虎看著手上那厚厚的一疊黃岡密卷,頓時眼睛裡都充滿了霧氣。

他不要黃岡密卷啊。

那個卷子太難做了,簡直就是能殺死他所有的腦細胞。

柳月如看著小虎不情願的樣子,然後笑著道:“怎麼了小虎,你不喜歡麼?”

小虎強忍著眼睛裡的淚花。

他幾乎都快哭了。

“不,這禮物我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