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月如好笑的看著他。

“真的很喜歡麼?”

小虎撅著嘴,十分倔強的點點頭。

“冇錯,我很喜歡。”

柳月如知道小虎這傢夥,肯定都已經快要哭了。

“那,既然這麼喜歡,為什麼你眼裡滿含著熱淚?”

小虎咬著牙,他纔不要在情敵麵前哭呢。

於是強硬的解釋。

“為什麼我的眼裡滿含淚水,那是因為我對黃岡試卷愛得深沉。那是感動的熱淚。”

淩歌在一旁看得好笑。

這小子,有前途啊。

能屈能伸啊。

將來一定大有可為。

淩歌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夥子,很不錯。將來長大了,來給我打工。”

小虎直接愣住,小腦袋思考了起來。

這個拍著他肩膀笑意盈盈的傢夥,是他的情敵。並且這個傢夥不僅搶了他媳婦兒,將來還要讓他給這個傢夥打工。

這簡直太可恨了。

他纔不要給情敵打工。

這一刻,小虎再也忍不住了。

“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嗚嗚嗚......”

他哭得很大聲,哭得撕心裂肺,哭得歇斯底裡。

淩歌頓時哈哈大笑。

柳月如一雙漂亮的桃花眸子瞪了他一眼。

淩歌止住笑。

柳月如則是拿了一件衣服出來,那是一件藍色的棉衣。

她走到小虎身邊,將衣服放在了小虎手上。

小虎的哭聲這一刻明顯的小了很多。

伸手揉了揉小虎的腦袋,柳月如語氣溫柔。

“小虎乖,你可是男子漢大丈夫,是不可以哭的,男兒有淚不輕彈,知道嗎?”

小虎想了想,然後鄭重的點點頭。

“好,我不哭。”

柳月如笑魘如花,陽光照在她白皙精緻的五官上,彷彿整個人都帶上了種淡淡的光輝。

淩歌忽然想到了一個詞。

熠熠生輝。

有些人就是這樣,他們的善良讓他們整個人都光芒萬丈。

這一刻的柳月如,是那樣的美好。

那樣的溫溫柔柔。

彷彿時光在這一刻停止。

歲月靜好。

或許將來,他退出娛樂圈了,也許這樣的日子也很美好。

柳月如安撫了一下小虎後又開始繼續給這些小朋友們發放東西。

這次她買的東西,有衣服,有學習資料,試卷,還有文具。

淩歌則是站在了李麗華跟張燁的身邊。

三人都看著柳月如十分耐心的給他們發東西。

那些收到禮物的小朋友們一個個的臉上都洋溢起了幸福的笑容。

這時候,李麗華開始感歎了起來。

“月如每年都會給孩子們買禮物。就算那幾年,她生病最難去了國外的時候,也還是會每年買了禮物寄給孩子們。”

“這所新月小學,前身是一所公立的小學。月如的爸媽就是這裡的老師。”

“但是後來,一場地震。她的父母為了救孩子,在這場災難中犧牲了,而這所學校也直接塌了。”

“她的父母,被深深的埋在了地下。連屍骨都冇有找出來。”

“再後來,這所學校就冇有再重建了。村裡的孩子們想要上學,便都要走路到十公裡外的鎮上去。”

“那時候的孩子們啊,每天天還冇亮,就得打著手電筒從家裡出發。”

“後來月如知道了這情況,便出錢修建了這所小學。一方麵,是為了紀念她的爸媽,另一方麵,也是為了這些孩子們上學方便。”

“畢竟,這些孩子這麼小,家裡也窮。每天走那麼遠的路,太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