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麗華慢慢的給淩歌講訴著往事。

那些淩歌不曾知道的過往。

她之所以給淩歌講這些,是因為她希望淩歌好好對待柳月如。

李麗華說到最後,她看向淩歌。

目光中充滿了請求。

“月如是個好孩子,她心思細膩,心地善良。我能看得出來,她看向你的目光裡滿是濃烈的愛意,你不要辜負了她。”

淩歌聽了這些之後也感覺很是震撼。

柳月如原來居然心地這麼善良。

並且,這麼的念舊。

想來,她是將這裡,當成了她的家。

因為她的父母,就埋藏在這所學校的地下。

淩歌心裡大受觸動。

原來柳月如,還有如此悲慘的過去。

他以為,柳月如在燦星遭受到的那些就是全部了。

可是,那居然隻是她悲慘人生中的一小段而已。

她的人生,遠遠比被雪藏,被閨蜜背叛,曆經病痛的折磨這些還要慘烈。

都說幸福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而不幸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

柳月如就是那種,用一生治癒童年的人。

可是,比起這些。

更加難能可貴的是,柳月如竟然遭遇了這麼多之後,竟然依舊如此的善良。

依舊如此的純潔。

彷彿在淤泥中破土而出的蓮花,絲毫不染纖塵。

這是十分難能可貴的。

淩歌覺得,他如果經曆了這麼多,都不一定能夠保證還能保持本性,而不黑化。

可是柳月如卻做到了。

這一點,讓他真的十分欣賞。

他看著在那裡跟小孩子打成一片,笑魘如花的絕美女子。

心裡漸漸變得柔軟。

“放心吧李阿姨,我不會辜負她的。”

這樣美好的人,值得他用一生去守護。

李麗華看得出來,淩歌說得很認真。

至少此刻十分的認真。

在這一刻,他是真心的。

至於以後,還會不會這樣,她看不出來。

畢竟,人心這個東西,實在是太複雜了。

人心,都是擅變的。

又過了一會兒,柳月如終於將所有東西都給發完了。

然後她回到了淩歌的身邊站著。

淩歌看著她神色中難掩一絲疲憊之色。

“累了吧。”

他問道。

柳月如點點頭,但隨後卻又搖搖頭。

“是有點累,但是看著他們這麼開心,我就覺得一切就都值得了。”

柳月如臉上帶著笑意。

那是那種十分幸福的表情。遠遠不止是開心這麼簡單。

這種表情,淩歌很少在柳月如的臉上看到。

李麗華衝著孩子們說道,:“既然東西都拿到了,你們就將東西放到自己書包裡。”

“今天,大家就早點放學回家。明天再來上課。”

李麗華這話一出,頓時孩子們一陣的歡呼。

有些孩子甚至開心得直接跳了起來。

“偶也,李老師威武。”

孩子們的快樂有時候就是如此的簡單。

如此的樸實無華。

僅僅因為提前放學,都能幸福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