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學生興高采烈的放學了。

揹著他們的新衣服,拿著他們的新學習資料還要文具。

此刻心裡都是美滋滋的。

一個個的臉上的喜悅十分純真。

他們嬉笑著跟眾人告彆。

“李老師,張老師,月如姐姐,帥氣的大哥哥,我們先回去了。”

小虎揹著書包,看著淩歌。

猶豫了會兒。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跟這個情敵交流。

不過最終還是咬著牙,鼓起了勇氣走到淩歌的麵前。

他仰著頭,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看著淩歌。

淩歌看著他覺得好笑。

這娃,虎頭虎腦的,有種天生的喜劇感。

彷彿一舉一動,都帶著喜劇效果似的。

如果這娃進入娛樂圈,走喜劇的路線,那將來說不定能走出一條道來。

一條紅紅火火的諧星之路啊。

淩歌心中感歎。

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小虎看著淩歌,眸子中滿是倔強。

十分不甘示弱。

淩歌直接摸摸他的頭,笑著問:“怎麼了小傢夥,乾啥這麼瞅著我?”

小虎一把將淩歌的手給打開。

他纔不想要自己的情敵來摸自己頭。

更加不想讓情敵將他當成個小孩子看待。雖然他本來就是個小孩子。

“我輸了,我知道。我輸得很徹底。你贏了,所以,請你以後要好好對待月如姐姐,不然,不然......”

他看著淩歌的大長腿,

“不然的話我跳起來打你膝蓋。”

柳月如在一旁直接笑出聲。

這個小虎,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活脫脫的一個小活寶。

明明自己本身就是一個小孩子,可是卻老是喜歡裝深沉。

而且這深沉,還老是裝得不太到位,也就導致有種莫名的喜感。

淩歌也是一愣。

他還以為小虎要說什麼威脅的話呢,結果就這。

這就很好笑。

淩歌直接笑出聲。

然後看了看小虎,認真的答應。

“放心,我會對你月如姐姐好的。你呀,就彆擔心了。你要乖乖吃飯,以後長高了,就不用跳起來打我膝蓋了。”

小虎握緊拳頭,一臉的堅定。

“放心吧,我會好好吃飯的。將來長得比你還高。”

淩歌衝著小虎比出一個加油的手勢。

“加油哦,奧利給。”

小虎雖然不知道奧利給的意思,但是他纔不願意承認他不懂這個詞的意思。

畢竟,如果他承認了的話,那就更加顯得他很無知了。

這個詞,雖然他不懂。

但,聽上去就感覺很厲害。

於是小虎握緊拳頭,滿臉的振奮。不知怎的,這個詞有種振奮人心的力量。

“奧利給。”

淩歌再次笑著摸了摸小虎的圓腦袋。

“快回家去吧,彆再路上玩。”

隨後,小孩子們都一個個的給柳月如跟淩歌兩人道了彆。

冇多久的功夫,這所學校的孩子就走光了。

畢竟,孩子也不多。

一共也才幾十個而已。

淩歌跟在李麗華的身邊,她將淩歌以及柳月如帶到了家裡。

當然了,他們目前,就住在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