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的嘴角狠狠的一抽。

他這老媽未免也太令他無語了。畢竟哪裡有這樣稱呼自己孩子的。

倒黴孩子?

這個稱呼簡直令胖子想要暴風哭泣。

再看看他老媽對淩歌的態度,這完全就是鮮明的對比啊。

這樣強烈的對比頓時令胖子有種他隻是撿來的孩子,而淩歌纔是親生的孩子的感覺。

“倒黴孩子,褚那兒乾啥呢?還不趕緊拍。”

胖子的老媽看到胖子還在那裡發愣卻不給她拍照便趕緊催促。

畢竟她以為胖子很快便要拍了,所以臉上一直保持著十分得體的微笑。結果她臉都快要笑僵硬了這孩子居然還冇給她拍。所以這才忍不住的催促了起來。

“哦,好的,馬上就拍。笑一個。”

“一二三,茄子。”

隨著胖子的聲音落下,他老媽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微笑。

而淩歌的臉上也是帶著淡淡的微笑。

祥和而寧靜。

胖子按下手機下方的觸摸拍攝鍵。

將兩人這一幕的片刻畫麵定格了下來。

不過很顯然胖子的老媽還不太滿足,又要求胖子多給拍了幾張後才心滿意足接過胖子手裡的手機帶著淩歌去家裡。

胖子的老媽走在前麵,淩歌跟胖子跟在後麵。

胖子看向淩歌,然後無奈的搖搖頭。

他這個老媽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明明年紀已經不小了,可是卻異常的活潑。

淩歌提著禮物,然後跟著走進了胖子的家。

胖子家裡的裝修很是輝煌,整個的風格就是那種歐式的富麗堂皇的感覺。

大理石鋪就的地麵顯得十分有質感。

歐式的各種裝飾傢俱看起來極為的洋氣。

來到客廳的真皮沙發上坐下後,胖子的老媽臉上帶著歉意。

“淩歌,磊子的老爸還冇回來,我馬上打電話催他,你跟磊子玩會兒。”

淩歌麵帶微笑的點點頭。

“好的阿姨,冇事兒的,我不急。”

胖子的老媽點點頭,然後連忙拿出手機撥打了胖子的老爹的威信。

她是打的視頻,很快的視頻被接通了。

胖子的老媽語氣頗為不好。

“在忙什麼呢?是不是忙著去洗腳去了?”

這句話頓時將對麵胖子的老爹給噎住。

“咳咳”

他咳嗽兩聲。

“冤枉啊媳婦兒,你聽誰說的我洗腳了,是不是聽磊子那倒黴孩子說的?”

胖子的老媽聲音直接開的擴音。

他老爹的聲音直接就從電話裡傳入了他的耳朵裡。

胖子很是無奈。

這未免也太悲催了。

他老媽一口一個“倒黴孩子”,他老爹也是一口一個“倒黴孩子”。

這讓他有種感覺,那就是他爸媽纔是真愛,而他就是真愛之下的一個意外。

可不就是個意外麼?

胖子心裡想著。

他之前就聽他老媽說過,老媽跟老爹是還冇結婚的時候就有了他。這兩人是奉子成婚。

這樣一看他可不就是一個意外麼?

胖子很是無奈。

此刻隻聽他老媽說道:“趕緊回來,家裡來客人了。淩神來了,淩神知道麼?盜墓筆記你天天熬夜追的那個作者。”

胖子的老媽這麼一說,視頻裡的胖子老爹也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