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歌心裡倒是一點也不虛。

畢竟他靠的可不是什麼流量,而是實打實的實力。

寒流什麼的也就是曇花一現罷了,隻能獲得一些小年輕的追捧。

想要讓男女老少都喜歡的話,那隻能依靠作品。

而淩歌,最不缺的就是作品。

作品纔是最重要的東西。

不過顯然,淩歌完全不需要擔心作品方麵的問題。因為畢竟他的係統裡擁有著前世的龐大作品庫。

淩歌在胖子家看了會兒電視,一共等了大約半個時的時間後,便看到門外一個脖子上戴著幾斤重大金項鍊的中年男人打開房門走了進來。

這個男人跟胖子一樣,虎背熊腰的。

而且臉看起來都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讓人絲毫不用懷疑胖子會不會是他親身的,因為這個實在是太明顯了。

基因強大的一批。

兩人站在那裡一看就是親生的。

這正是胖子的老爹王天佑。

見到男人進來,淩歌連忙十分有禮貌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臉上帶著客套的笑意。

“伯父好。”

他態度十分溫和的給胖子的老爹打招呼,那禮儀十分的得體。既不會過分熱情也不會太過冷淡。濃淡相宜,給人的感覺十分舒服。

王天佑臉上的笑意很是熱烈。

甚至也有幾分激動。

“啊,是淩神啊,是活著的淩神。”

他激動的說著,這話令淩歌有些無奈。他難道不是活著的,還能是死了的麼?

王天佑連忙小跑到了淩歌的身邊,就在淩歌伸出手想要跟其握手的時候,卻直接被一個熊抱抱住了。

並且還用力的在淩歌的背上拍了幾下。

顯得很是熱情。

隻是,淩歌心想還好他之前有兌換宗師級武學大師的技能,身體全方位的經過了強化。

不然的話,胖子的老爹這熱情的一拍便能夠直接將他給拍成內傷。

這跟胖子如出一轍的打招呼方式,深深的令淩歌相信,胖子絕逼是親生的。絕對不會是從外麵撿來的。

終於,王天佑鬆開了淩歌。

不過話語中還是帶著激動。

“淩神,你的《盜墓筆記》實在是太好看了,那是我最喜歡的書。我可是你的榜四,呃,榜三是磊子的老媽,榜二就是磊子。”

“可謂是,我們全家都是你的粉絲啊。”

淩歌連忙謙虛的笑著表示感謝。

“哪裡哪裡,承蒙厚愛,承蒙厚愛。”

隨後,他將自己的禮物給拿了出來遞給王天佑。

“伯父,這是我給你帶的禮物。”

王天佑拿出來一看,然後便直接被深深的震撼住了。

“啊,這是,海南黃花梨製作的木雕。”

他直接驚撥出聲。

他之所以能這麼快便認出來,是因為他曾經專門瞭解過這方麵的知識。

甚至很想收藏一件這樣的藏品。可是海南黃花梨這種名貴木材實在是太少見了。

因此到現在他也冇能得到一件這樣的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