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多人小聲的議論著,不過淩歌的聽力何等的可怕,這些小聲的議論依舊不可能逃過他的耳朵。

甚至那些跟夏國不友好的國家代表們,此刻更是大聲的說著嘲諷的話,想要故意讓淩歌聽到。

然而淩歌卻不再理會這些人。

因為他向來不喜歡跟人爭論口角。

他更加喜歡,用實力來說話。

既然這些人這麼看不起夏國,看不起他。

那麼他就用實力來將這些人的臉都給扇腫。

於是淩歌所幸直接閉目養神起來。

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

外界紛紛擾擾,他卻自動將這些嘈雜之音隔絕。

心境祥和。

島國的山本一郎見到淩歌這幅佁然不動的模樣,頓時氣壞了。

因為這就好像,他們一拳打到了棉花上似的。

絲毫冇有體驗感。

山本一郎有些生氣的指著淩歌。

“八嘎,八嘎,八嘎呀路,氣死我了。”

很多人也是覺得淩歌這幅姿態未免太**了。

簡直就是不將他們放在眼中。

這簡直就是看不起他們啊。

好,

很好。

他們倒是想要看看,待會兒這個年輕人是怎麼淪為全世界的笑柄的。

“待會兒他上台去,我看他還怎麼刁。”

很快,輪到了島國代表上台。

山本一郎帶著自己的樂器,十分壯誌淩雲的走了出去。

山本一郎演奏的曲目叫做《壯誌淩雲》。

演繹出來的效果可謂是十分的好。

這首曲子表達了在困難中不要低頭歎氣,而是奮發圖強,壯誌淩雲,氣吞山河。

山本一郎的這首曲子一出,頓時引起了轟動。

台下的很多評委紛紛都給出了好評。

最終,山本一郎的《壯誌淩雲》直接得到92分的高分。

演奏結束後,山本一郎還特意回了一趟準備間。

本來他演奏結束了之後,就不應給再回後台的準備間的。

因為準備已經結束了。

不過,他可是記得淩歌之前那一幅十分令他惱怒的淡然模樣的。

於是山本一郎演奏結束之後,又回到了後台的準備間。

他倒是想要看看,他獲得了92分這樣的成績之後,那個夏國佬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肯定再也無法淡定,甚至心裡會激動得發狂得吧?

山本一郎懷著這樣的好心情,便回到了後台的準備間。

“山本一郎君,恭喜恭喜,你居然獲得了92分這樣的好成績。”

“是啊,山本一郎君,你的那首《壯誌淩雲》實在是太厲害了。寫得太好了。”

“恭喜啊,山本一郎君。”

山本一郎麵上不動聲色,不過心裡卻是十分的愉悅。

“基本操作,基本操作而已。”

山本一郎來到了淩歌的麵前,然後看著淩歌。

不過淩歌此刻依舊是一臉的淡然。

山本一郎心裡冷笑。

裝,

這夏國佬還真是能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