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上的氣質在這一刻也變得陰鬱了起來。

隨著他手上的動作動了起來,獨屬於二胡的哀怨,悲涼的音色傳了出來。

纏綿悱惻,如泣如訴。

曲子的前奏一出,頓時將所有人的耳朵都給抓住了。

那些音符組合在一起,頓時營造出了一種悲涼淒婉的氛圍。

這一刻,無論是現場的觀眾,還是直播間的觀眾們表情全部由之前的輕蔑蔑視,等著看笑話的表情轉變為了愁苦悲傷的表情。

現場,所有懂音樂的人都全部感覺到震撼。

電腦螢幕前。

一個八十多歲白髮蒼蒼的老人瞪大了雙眼。

這二胡技巧......

這是......

他老師給他說起過的音域。

那隻存在於傳說中的東西。

這個年輕人太不簡單了。

僅僅一段樂曲便營造出來“音域”。

音域這種東西是一種屬於傳說中的意境。

隻有擁有登峰造極的音樂家們才能創造出來的東西。

凡音樂的範圍內,所有的人都受到其影響,情緒也受其支配。

完全被感染。

可是,這樣的東西,居然被一個年輕人給展現了出來。

這太誇張了。

......

淩歌的手上還在動作著,一段段悲涼淒婉的音符從二胡中飛出。

他彷彿跟二胡融為了一體。

他就是二胡,二胡就是他。

此刻所有人,全部被這股意境感染。

眼眶通紅。

甚至很多人淚流滿麵而不自知。

有些女人甚至因為眼淚流得太多,臉上的妝容都花了,變得極為的滑稽。

國際音樂盛典,是在大型體育館裡舉辦的。

大型體育館的上方是空的。

此刻隨著淩歌那淒涼悲愴的音樂傳出。

場館上空,兩隻藍色的彩蝶飛了進來。

這兩隻彩蝶雙翅展開約莫二十公分。

它們從上空飛了進來。

然後來到淩歌的身邊,圍繞著他翩翩起舞。

然而這卻隻是一個開始。

很快,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大大小小的彩蝶飛了進來。

然而現場的眾人卻絲毫冇有感覺到什麼奇怪的地方。

所有人依舊麵帶悲哀的神情。

他們依舊處在一種獨特的情緒中,完全無暇顧及這莫名出現的眾多彩蝶。

彩蝶越來越多。

越來越多。

十隻,

二十隻,

三十隻,,

一百隻,

一千隻,

......

體育館外麵。

很多人也看到無數的彩蝶朝著場館裡飛去。

頓時外麵的無數路人驚訝。

“天啊,這是什麼情況?”

“為什麼這麼多的彩蝶朝著場館裡飛去了?”

“偶買噶,場館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