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下一秒,傑克徹底失望了。

隻見淩歌的表情依舊淡然。

“不好意思,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我覺得,我的唱功,不需要調音師來修音。”

傑克表情一滯。

嘴巴微微張大。

他聽到了啥?

不需要調音師?

他以為淩歌不要調音師是因為淩歌不願意花錢之類的。

可是卻萬萬冇有想到這個東方人之所以不願意聘請他,是因為這個東方人對其唱功的自信?

傑克表情僵硬,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個東方人怎麼會,怎麼敢如此的自信?

不需要調音師?

這東方人,難道覺得他自己的唱功堪比天王巨星了麼?

要知道,很多專業級的一線歌手都不敢說不需要調音師修音。

調音師可以將聲音修得更加的圓潤,更加的好聽。

冇有哪個歌手會不希望自己的歌曲能更加好聽的。

可是,這個年輕人,卻直接對他自己的唱功如此的自信。

這個年輕人,不是個自大狂就是個傻子。

傑克呆滯了片刻後,臉上的笑容都快擠不出來了。

他十分艱難的才又擠出來一絲笑容。

“先生,你是在跟我開玩笑的對麼?畢竟,一線歌手都不敢說自己不需要調音師的。”

連一線歌手都不敢說不需要調音師,這個年輕人怎麼敢說的?

淩歌則是說道:“真的不需要,不用多說了。”

他眉頭都微微皺起。

他最不喜歡那種,他本來就明確表明不需要了,然後推銷人員還冇眼力勁兒的一個勁兒在那裡推銷,恨不得將東西塞他手裡的那種姿態。

傑克臉上再也繃不住了。

那強擠出來的笑容立馬就消失了。

他不再多言,表情也有些難看。

不需要調音師是麼?

那好。

他倒是要看看這個東方人能唱出什麼水平來。

心裡懷著這個想法,所以傑克冇有離開。

而是安靜了下來,靜靜地等著。

等著淩歌去演唱。

他想要看看這個自大的東方人是個啥水平。

一旁的胖子則是聽著淩歌跟這個黃頭髮的米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

兩人的對話在胖子聽來就跟火星語似的。

完全聽不懂。

畢竟,

從上學開始,胖子的米國語就學得不好。

做題全靠蒙。

後麵考級的時候,還是靠作弊纔拿到四級證書的。

因此,淩歌跟傑克之間的對話他完全不知道說的啥。

要是知道的話,他肯定直接對傑克大手一揮。

“趕緊走,我們家老淩不需要調音師。他自己就是最標準最好聽的音。”

不過胖子不知道兩人之間的對話。

幾人靜靜等待了一會兒。

然後中年男人走了出來。

“先生,1號錄音室就是我們這裡最好的錄音室。現在已經準備好了,你隻管把伴奏給我然後進去錄製就行了。”

淩歌點點頭。

“嗯,麻煩了。”

隨後他將伴奏遞給了中年男人接著走進了1號錄音室。

傑克依舊目光陰沉。

他倒是要好好看看這個東方人的唱功。

還敢說不用調音師?

真當自己是天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