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此刻心裡已經打定了注意,待會兒要是這個東方人唱得很垃圾的話,他一定要在這個東方人出錄音室的第一時間就狠狠的嘲諷一番。

還不需要調音師?

真是能說大話。

真當自己是天王歌手了麼?

跟著老闆走了進去。

錄音室裡被隔斷成兩個部分。

一個是歌手唱歌的部分,還有一半則是錄音的人員監聽的部分。

傑克目光穿透透明的玻璃看著裡麵正在調整麥克風高度的淩歌。

心裡忿忿。

呸,

什麼玩意兒?

啥也不是。

......

監聽室裡,中年老闆已經帶好耳機準備就緒。

隻要淩歌讓他開始他立馬打開伴奏開始錄製。

隻見裡麵的淩歌深呼吸了一口氣。

他轉身衝著老闆比了個OK的手勢。

錄音室裡的環境是完全隔音的,外麵的聲音一丁點兒都傳不出去。

老闆看著淩歌已經準備好了之後,便開始播放起伴奏起來。

光是聽著這歌曲的前奏,老闆便被吸引住了。

因為這歌曲的前奏就好像是在緩緩的傾述一段舊時光。

中年老闆的耳朵牢牢的被抓住了。

這歌曲的前奏不長,甚至很短。

很快一股充滿懷舊感的清澈男聲傳出。

WhenIwasyoung當我年少時

I'dlistentotheradio我喜歡聽收音機

Waitingformyfavoritesongs等待我最心愛的歌曲

WhentheyplayedI'dsingalong當他們演奏時我會跟著唱

Itmademesmile令我笑容滿麵

Thoseweresuchhappytimes那段多麼快樂的時光

Andnotsolongago就在不久以前

HowIwonderedwherethey'dgone我是多麼想知道它們去了哪兒

......

老闆頓時眼睛大睜。

這首歌......

居然是一首米國語歌曲。

並且,這歌曲,雖然曲子平緩,卻有種獨特的魔力。

就好像,能夠瞬間將你帶回小時候。

聽著歌曲中主人翁的故事,可是看到的卻是自己的舊日時光。

中年老闆回憶起他小的時候,蹲在收音機前等待自己喜歡的歌的時光。

可是如今已是滄海桑田,物是人非。

他一晃,就已經人至中年。

昨日之日不可留,今日之日多煩憂。

一滴淚,悄然從老闆眼角滑落。

此刻站在老闆身後的傑克看到老闆一臉的追憶之色頓時覺得詫異。

莫非,老闆這是被歌曲中的意境所感染了麼?

否則怎麼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傑克感覺有些難以置信。

這不可能。

這個東方人真的有那樣牛逼的唱功不成?

他連忙走了過去,從老闆的頭上摘下耳機戴在了他自己的耳朵上。

裡麵那宛如天籟卻又帶著強烈懷舊感的歌聲傳進了他的耳朵。

EverySha-la-la-la

EveryWo-o-wo-o

Stillshines仍然閃亮

Everyshing-a-ling-a-ling每一聲shing-a-ling-a-ling

Thatthey'restartingtosing當他們開始唱時

Sofine如此歡暢

Whentheygettothepart當他們唱到

Wherehe'sbreakingherheart他讓她心碎的那一段時

Itcanreallymakemecry真的令我痛哭流涕

Justlikebefore一如往昔

It'syesterdayoncemore這是昨日的重現

......

歌聲傳進傑克的耳朵裡。

那聲音清澈透亮,帶著一股子的懷舊風。

宛如天籟。

聲音圓潤雄渾到了極致,完全不需要調音。

傑克頓時呆若木雞。

冇想到,這個東方人說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