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歌點頭答應,他輕輕的說出一個字。

“好”

接著,舞台後方的大熒幕上麵顯示出了倒計時的數字。

還有60秒了。

還有30秒的時候,何囧開口了。

“現場的觀眾朋友們,電視劇電腦手機前的觀眾朋友們,接下來,讓我們進入跨年倒計時。”

淩歌此刻也是頂著大熒幕跟著何囧一起念出倒計時的時間。

“十,”

“九,”

“八,”

...

“一”

“新年快樂。”

祝福了大家新年快樂之後何囧看著淩歌繼續說道:“現在已經是新的一年了,淩神你有什麼祝福想要給大家說的?”

何囧儘可能的在找話題想要將淩歌多留在舞台上。

因為隻要淩歌多留在舞台上,他們的收視率就能夠多停留在一個巔峰的數據一會兒。

淩歌認真的想了想。

“那新的一年,我就祝大家萬事大吉,身體健康,心想事成。”

何囧麵帶微笑。

“那我就替觀眾朋友們多謝淩神的祝福了。接下來請淩神去後天好好休息。”

淩歌點點頭,然後轉身走下了舞台。

這畢竟是跨年演唱會,不是他的個人演唱會。

南湖衛視能讓他在舞台上待了這麼久已經算是特殊照顧了。

此刻在南湖衛視跨年演唱會的演播後台。

導演再次詢問起了南湖衛視今天跨年演唱會的數據。

“現在數據怎麼樣了?”

工作人員回答道:“嗯,淩神下台後,收視率就已經直線下滑了一大截,直播間的在線觀眾也立馬上了很多。”

導演點點頭。

雖然收視率一下子下滑了一大截讓他心裡不好受,不過他也知道這是不能避免的。

因為確實有很多人就是為了淩歌而來的,此刻淩歌的表演結束了不會再登台,他們的數據下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跨年倒計時結束,南湖衛視的跨年演唱會也馬上就要接近尾聲了。

淩歌來到後台找了胖子,二人便一起坐著節目準備的專車離開了跨年演唱現場回了酒店。

淩歌此刻倒是有些想念他自己家的大床了。

不過今晚倒是隻能在酒店睡了,明天才能回去魔都。

這是作為一名藝人不可避免的悲哀。

一年中,有大部分時間都不能待在自己的家裡。

淩歌相比於其他的藝人來說已經要好了太多。

畢竟他很少上綜藝之類的節目。

他自己還是擁有很多的私人時間的。

要是其他藝人的話,恐怕一年在家裡待的時間都能用手指頭可以數得過來。

到酒店洗漱完之後淩歌的手機響了起來。

淩歌看了一眼,那是柳月如給他打來的電話。

柳月如參加的不是南湖衛視的跨年,她是參加的蘇江衛視的。

想來,此刻也已經演唱結束了吧。

所以給他打來了電話。

淩歌直接接通了電話。

“我剛剛看到你演唱的《孤勇者》了,我很喜歡,這首歌我已經設置成為的手機鈴聲了。”

柳月如聲音愉悅的說道。

她也是知道淩歌上台演唱歌曲的話,一般如果冇有特彆情況的話,他都是會唱新歌的。

於是今晚她的表演結束回去後,便查詢了一下淩歌演唱的新歌。

將淩歌的新歌找出來聽了之後她一下子就喜歡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