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驚恐的道。

淩歌那老父親般的微笑頓時僵在了臉上。

嬴蕩?

李雙雙滿臉的疑惑。

淩神這麼英俊充滿魅力的笑容怎麼就嬴蕩了?

明明就是魅力無雙,俊朗非凡的好吧。

這胖哥儘在那裡胡說八道。

其餘人則是一臉的笑意。

柳月如捂嘴在笑,此刻她那雙桃花眼笑得彷彿像是彎彎的月牙十分的好看。她倒是難得看見淩歌吃癟的樣子。畢竟跟淩歌在一起的時候,一般都是她吃癟吃得比較多。此刻看到淩歌吃癟還覺得十分有意思。

淩歌一眼便看得見柳月如一雙眼睛笑成了月牙的模樣。這分明就是看見他吃癟後在那裡幸災樂禍嘛。

這麼快胳膊肘就往外拐,自己男人吃癟還在那裡幸災樂禍。

接下來眾人又讓柳月如演唱一首她新專輯中的新歌。

柳月如演唱的就是那首《赤伶》。

她的聲音很好聽,十分的空靈靈動,就像是仙子在歌唱似的。

同過她的演唱,眾人好像回到了那箇舊時代中。

彷彿看到了一代名伶在舞台的絕唱。

毫無疑問,今天的這個節日大家都過得很開心。

尤其是李雙雙覺得她真是冇有白來。不僅聽到了心心念唸的淩神的演唱,還聽到了胖子的“神級”演唱。

瞬間覺得人生怎麼能這麼美好呢。

不過歡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在柳月如的家裡玩了一會兒後,眾人開始告彆離開。

臨走的時候楊偉還特意問了淩歌。

“老闆,我什麼時候能開始工作啊?”

他在家看導演的書籍都已經快看吐了。

淩歌拍了拍他的肩膀:“阿偉啊,不要著急。晚點的時候我給你發一些自學導演的視頻,你再好好研究研究。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開始工作了。到時候,你想閒都冇得閒了。”

楊偉聽到淩歌這麼說他才心滿意足的點點頭。

“那好吧,我會繼續努力的老闆。”

淩歌點點頭。

“嗯,去吧。”

離去的時候,李雙雙好奇的問道:“淩神,你不跟我們一起走麼?”

張琴這時候直接拉著李雙雙往外走。

這雙雙真是一點眼力勁兒都冇有。人家淩歌明顯就冇有要走的意思,結果這雙雙還在這裡問出這麼尬的問題。

李雙雙被張琴拉著朝外麵走去了。

淩歌隻聽見李雙雙的聲音飄了進來。

“誒誒誒,琴姐你拉我乾什麼啊。”

.........

隨著李雙雙跟張琴的離開,頓時屋子裡便隻剩下了淩歌跟柳月如兩人。

柳月如覺得氣氛有些尷尬。

“那個,淩歌你要再坐一會兒麼?”

淩歌卻是搖搖頭。他還準備回去上傳那首《昨日重現》完整版呢。

因此自然就不準備繼續留在這裡了。

淩歌伸手指了指他自己的右臉。

柳月如臉一紅,不過還是上前在淩歌的右臉上親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