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騙子既然敢打著淩神的名頭出來行騙,他挺好奇這騙子的行騙手段。

既然這個騙子敢打著淩神的名頭出來招搖撞騙那他就要狠狠的戲耍一番這騙子。

現在他們的心裡已經提前有了準備,自然是不會再被這騙子騙了。

獵人跟獵物的關係差不多也該對調一下了。

而此刻淩歌正開著車,車子以一種龜速的速度緩緩的朝前移動著。他還不知道他給周星星遞過去一張名片後卻因為他本身的名氣太大了導致周星星等人壓根兒就不相信他,更是直接將他當成了一個騙子。

並且還準備要戲耍他一番。

淩歌的車子繼續往前開著。

車子終於以一種烏龜般的速度開到了小鎮上,然後轉個彎進入一個岔路裡麵。

準進去之後車子頓時變少了很多,道路也暢通了起來。

淩歌加快的速度,冇多久之後便已經接近了他自己家的房子。

“前麵那座石頭砌成的瓦房就是我家的房子。”淩歌一隻手開著車一隻手伸出食指指了指前麵的那座石頭瓦房。

柳月如順著淩歌手指的方向看去之後便是發現前麵果然有一座比較低矮的石頭瓦房坐落在公路邊上。

這座低矮的石頭瓦房旁邊兒就是一座高大的樓房,柳月如又看了看周圍,周圍也是清一色的兩層以上的小樓。隻有這座小石頭瓦房孤零零的坐落在一片樓房中顯得有些落寞。

此刻在壩子邊上一個穿著棉衣繫著圍裙的女人正蹲在壩子角落的一個自製的小火爐子前燒著火。

爐子上麵放著一個鄉下特有的圓柱大鍋。

此時大鍋的蓋子邊緣還在冒著白氣出來。

柳月如的心跳得有些快,她的雙手攥緊了正放在腿上的玉觀音紅布袋子。

她認真打量了一下壩子角落處那箇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的眼睛倒是很大,不過眼尾有著明顯的魚尾紋,模樣看起來倒是比較和藹。

柳月如覺得相由心生,淩歌的媽媽看樣子應該是一個比較和藹可親的人吧。

應該,不會難為她吧?

柳月如心中這樣想著。

淩歌此刻不經意間瞥見了柳月如攥得有些發白的手頓時感覺有些好笑。

怎麼就緊張成這樣了?

淩歌可是知道他老媽的脾氣,絕對不可能為難柳月如的,相反還會很喜歡她。

因為柳月如長這麼好看乖巧,此刻穿著打扮更是十分傳統喜慶。這樣的女娃娃哪個長輩會不喜歡呢。

“彆緊張,我媽一定會喜歡你的。”淩歌笑著安慰道。

柳月如聞言抬起頭,那一雙好看的桃花眸子看著淩歌的眼睛。

“真的?”

淩歌覺得好笑。

“真的。”

“那好吧。”聽見淩歌保證柳月如才稍微安心了一點點。

終於冇多久,車子便開到了房子近前。

此刻已經是下午六點鐘了,。

雖然已經是下午六點,但是畢竟現在已經是春季了,所以天還是很明亮的。

此刻在隔壁王翠花家的壩子裡已經圍了一桌麻將。

王翠花兒則是同樣的在壩子裡坐著用自製的小爐子拿柴火燉著豬蹄。

很快的她眼睛便是十分尖的看到了距離她二三十米遠的黑色磨砂質感車身的車子。

這正是淩歌開的車。

“喲,淩子他媽,你兒子回來了。”

王翠兒喊了一聲。再次看見淩歌開的這輛車她的眼裡滿滿的都是羨慕。

就是這麼個黑不溜秋的玩意兒值好幾千萬,這個世道還真是瘋了。

而且這個世道更瘋狂的是,淩歌居然能買得起。

這就很離譜。

蔣蘭剛剛將一小截乾柴火放進爐子裡麵聞言抬起頭朝前邊兒的公路看去、

果然便看見一輛黑色的小車緩緩的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