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輛車她很是熟悉,

因為這就是她兒子的那一輛車。

她的兒子淩歌回來了。

蔣蘭頓時臉上帶著掩飾不住的笑意。

“是啊,我兒子回來了。”

她回了王翠花一句。

而此刻王翠花家的壩子裡坐著的那些個女兒女婿們聽見這話頓時一個就激靈齊齊的停下了手裡打牌的動作。

一個二個的全部都朝著淩歌那輛黑色且低調奢華的車子看去。

眼裡是滿滿的羨慕。

他們有些人可是昨晚跟著王翠花一起看的春晚,因此自然知道昨晚上在春晚舞台上演唱《天地龍鱗》的那個男生跟他們老媽是鄰居。

不多時,就見那輛黑色的勞斯萊斯開進了壩子裡停好了。

車門打開,率先走下來的自然是淩歌。

淩歌饒了一圈兒來到了副駕駛的車門外將車門給打開了。

接著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個穿著一件鮮紅色毛呢修身長大衣的絕美長髮女孩兒從副駕駛的車門處鑽了出來。

“好美。”

眾人看見她臉的第一眼便是這個反應。

黑色的及腰長直髮,帶著些許弧度的墨眉,一雙柔情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一張櫻桃小嘴。

身材修長挺拔,亭亭玉立,身上散發著一股出塵的氣質。

很快有人反應了過來。

“啊,那是月如女神。”一個男生驚撥出聲,他是王翠花的兒子,同時也是柳月如的超級粉絲。

他超級喜歡柳月如。

可是此刻居然在自己老家看到了女神,這簡直就太令他難以置信了。

柳月如啊。

那可是萬千宅男心中的夢啊。

可是此刻,他們的女神居然跟著他們的鄰居一起回來了。

這.....

與此同時其餘認識柳月如的人也是一臉的呆滯。

因為柳月如太紅了,很少有人不認識的。

特彆是那些年輕人。

畢竟柳月如成名得很早,十多歲成名,如今二十三歲以一首《傳奇》再燃事業第二春。

隨後更是頻頻的登上熱搜。

想要年輕人不認識都難。

況且,她的顏值是公認的娛樂圈素顏清純女神的天花板。

很多女生更是模仿過她的妝容,。

但是她們模仿起來並不好看。

畢竟柳月如幾乎不怎麼依靠妝容,她平時就抹個淡色口紅跟塗個睫毛膏。

這樣簡單的妝容可不是什麼女生都能學的,顏值不過關,學她的妝容簡直無異於自殺。

“咦,是月如女神。”

“啊,真的是她,冇想到她居然跟淩歌一起回家了。”

“啊那麼說他們是不是在一起了?不要啊,我的女神。”

“啊,不要啊,我的淩神。”

幾個年輕人頓時驚訝的討論了起來。

因為淩歌跟柳月如同時回來的,所以用腳指頭都能夠想得到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

這兩人就算冇有在一起,那也絕對是有曖昧關係啊。

不然大過年的,柳月如會跟淩歌一起到這鄉下來?

總不可能是來呼吸新鮮空氣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