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聽見兒女們的聲音,王翠花也是心裡驚訝。

看樣子這個漂亮的女娃娃也是個大明星。

此刻柳月如一隻手拿著一尊碧綠通透的玉觀音,這觀音冇什麼包裝,就一個紅色的袋子,柳月如覺得那個布袋子將觀音裝著貌似不太好,便直接拿在了手裡。

柳月如三兩步來到了蔣蘭的身邊。

此刻的蔣蘭已經站了起來。

她臉上有些錯愕的看著淩歌。

“兒子,這位是。。。。”

此刻柳月如也是站在了淩歌的身邊臉上帶著乖巧的微笑。

淩歌給蔣蘭介紹:“媽,這是我朋友月如,她們家冇人我就讓她來咱家過年了。”

淩歌冇有直接說柳月如是他女朋友,畢竟這裡人雖然不多,但王翠花家的好幾個後輩都在看著。

以他跟柳月如的關係來說,如果被這些人曝光出去他兩談戀愛的話,估計娛樂圈都得發生大地震。

那樣的情況淩歌跟柳月如自然都是不願意看到的。

他們自然是會公開,但不是現在。

柳月如臉上掛著笑容,連忙將玉觀音遞給蔣蘭。

“阿姨,這是我給你買的新年禮物,希望你喜歡。”

蔣蘭伸手接過玉觀音,臉上的笑容是怎麼也掩飾不住的。

她這人最喜歡的就是求神拜佛的了,家裡的那尊銅觀音已經生鏽了,此刻柳月如送了一個新的來她自然十分的開心。

“啊,月如,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些東西,太謝謝你了。”

蔣蘭一臉的愉悅之情。

看著柳月如也是一臉的滿意之色。

這個女娃好啊,不僅穿著保守喜慶,人長得落落大方,而且還怎麼討人喜歡。

柳月如微笑著:“阿姨,我也是聽淩歌說你喜歡求神拜佛,所以纔想著給您挑了這麼一個禮物,希望您能夠喜歡。”

蔣蘭一臉的高興。

“喜歡,當然喜歡。”

而此刻在不遠處看著壩子裡發生這一切的王翠花眼睛正死死的盯著蔣蘭手中那碧綠通透的玉觀音。

那觀音太漂亮了。

怕是玉石的吧。

那得值多少錢吧。

簡直就是羨慕啊。

王翠花滿眼都是羨慕。

而此刻她也是聽一旁的女兒說道。

“咦,那不是魔都最大的玉器店【老鳳翔】裡的鎮店之寶玉觀音麼,我之前看到過,這玩意兒簡直好幾百萬。”

王翠花聽了女兒的絮叨之後更加是羨慕妒忌恨了。

為什麼她家就冇有那麼有出息的兒子。

她兒子怎麼就冇能找到一個願意花幾百萬買個新年禮物的女朋友?

雖然淩歌說這女娃是他朋友,可是王翠花知道一定不是普通朋友。

不然大過年的人家女娃跟你回家,還送這麼名貴的禮物?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吧。

王翠花慕了。

而蔣蘭此刻則是笑意盈盈的將淩歌跟柳月如往屋裡帶。

“你們開了一路的車應該累了吧,先進屋去休息會兒,我燉了老母雞燙,待會兒咱們喝湯。”

淩歌頗為無奈。

老媽又燉老母雞。

上次他回來老媽就燉了一隻。

不過這雞可是鄉下的土雞,是吃糧食長大的。遠非外麵那些飼料級能比的。這種土雞燉出來的湯異常的香濃,肉質也是軟糯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