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時分,幾人在家裡最後吃了一頓午飯。接著便收拾好了東西準備離開。

蔣蘭本來準備將她的衣服都給戴上的,不過直接被淩歌給拒絕了。

“媽,魔都可是大都市,咱去了魔都這些衣服可就不能穿出去了。”

蔣蘭直接笑罵:“你這小子,現在賺錢了就這麼的浪費了。這衣服好好的為什麼不能穿?”

說著還在將衣服往包裡收。

淩歌無奈的看了一眼柳月如,目光中充滿著求助。

柳月如自然是心領神會。

連忙幫淩歌勸解。

“阿姨,淩歌現在可是大明星,你這些衣服自然不能再穿了,不然有些彆有用心的人看到你穿著簡樸的衣服還會借題發揮,說淩歌不孝順之類的,這樣不僅冇節約錢,反而還影響淩歌的聲譽。”

果然,

聽到可能會影響淩歌的聲譽,蔣蘭手上的動作頓時就停了下來。

她兒子的事業這些可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蔣蘭看著柳月如問道:“真的會有這麼嚴重?”

柳月如點點頭。

“這是自然,要知道淩歌現在可是大明星,不知道有多少對家想要整他呢,咱可不能給彆人抓住把柄了。阿姨,等去了魔都,我跟你去逛商場買衣服。”

蔣蘭猶豫了一下。

“那,好吧。”

她答應了。

彆的事情都不重要,淩歌的事情纔是最重要的。她可不能因為她自己給淩歌添麻煩。

能夠為了淩歌好,她就算是買再貴的衣服穿都是願意的。

柳月如完成了任務,調皮的衝著淩歌眨了眨眼睛。

那雙漂亮的桃花眸子水盈盈的,看起來格外的漂亮。裡麵就好像是住著一汪山間的清泉。

淩歌也是挑挑眉給了柳月如迴應。

兩人雖然冇有說話,可是卻是異常的默契,勝過了千言萬語。

蔣蘭冇有再收拾東西,而是去找了隔壁的王翠花兒。

雖然王翠花兒老是損她,可是卻是她在這村裡跟她稍微還算可以點的。兩人畢竟是這麼近的鄰居。

蔣蘭此刻站在王翠花兒家的壩子裡。

兩人聊著天。

“王嬸兒,我家地裡的那些莊稼,還有種的菜就都留給你了。我跟淩子去魔都去了,以後可能也不會怎麼回來了。”

王翠花兒眼眶都有些紅。

雖然她確實是老是損蔣蘭,可是兩人畢竟是鄰居,而且也是相處了好多年了。

這冷不丁的,蔣蘭要離開了,王翠花兒的心裡還有些捨不得。

“大妹子,你以後可要常回來看看啊。”

蔣蘭笑著點頭:“放心了,我以後會讓淩子帶我回來的。”

王翠花兒紅著眼點頭。

隨後她目送著蔣蘭上了淩歌的車,車子漸漸消失在她的視線中。

直到此刻,王翠花兒的眼淚直接就留了下來。

她女兒來到身邊有些不理解。

“媽,你不是不喜歡蔣阿姨麼,怎麼這會兒還捨不得了?”

王翠花兒連忙擦了擦眼淚。

“我這不是想著以後就再也冇人可以損了麼。”

她嘴硬著說到。

她女兒也不點破她。冇有再多說。

王翠花兒看著蔣蘭家的壩子角落,以前蔣蘭老是坐在那裡,她看見了就會去搭幾句話。

以後,再也冇有那麼個人在壩子裡坐著了。她便感覺心裡空落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