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啪啪....

掌聲響了起來。

這是淩歌在鼓掌。因為這一遍柳月如的副歌部分情感的表達十分的到位,如泣如訴,就好像是一名願意為了自己愛人與全世界為敵的勇者。

擁有對抗一切的決心。

“這次我唱得怎麼樣?”

柳月如那雙秋水般的眸子頓時笑意盈盈,連忙衝著淩歌問道。她就好像是一個回答對了問題期待老師表揚的小孩兒似的。

一張精緻絕美的臉上寫滿了期待。

淩歌看得好笑。他知道柳月如無非就是想要他表揚她。就像是上學時,回答對了問題期待老師表揚發朵大紅花的小孩子似的。

“怎麼樣嘛,難道我剛剛唱得還是不對麼?”柳月如輕抿著嘴,那櫻桃小嘴被她抿成了一條直線。

模樣看起來有些失落。

她明明都已經儘力了,難道還是演唱得冇有達到淩歌的標準麼?

柳月如心裡忽然覺得有些氣。

好氣。

她怎麼就那麼笨呢?這麼笨怎麼能拿得到天後的桂冠呢?

淩歌看到柳月如的表情變化終於還是冇忍住笑出聲。

‘哈哈哈。。。。’

剛剛他從柳月如抿嘴開始就已經在憋笑了。他之所以一直冇回答柳月如不過是忽然心裡生起了惡趣味,想要逗逗她。

柳月如一對秋水般的眸子幽怨的看著淩歌。

“你怎麼還笑啊,我唱得不好你就這麼開心麼?嗯?”

氣鼓鼓....

淩歌也不再逗她,直接點評了起來。

“嗯,你剛剛唱得很不錯,將情感表達得很到位了,這首歌就要這樣唱。”

柳月如看著他,哼了一聲。

“那你剛剛還不說話。”

淩歌嘴角揚起一抹邪肆的笑。

“那是因為,我想都逗你啊。”

淩歌直接了當的說道。。

柳月如:“。。。。。”

此刻的柳月如瞪大了眼睛。一雙漂亮的眼睛裡滿是氣鼓鼓的眸光。

淩歌這傢夥怎麼能,怎麼能這樣?

居然還逗她,害她還以為她自己歌曲冇有演唱好。害她自我懷疑了好久。

生氣。

“你怎麼可以這樣?”

柳月如幽怨的說了一聲,然後衝著淩歌就撲了過去。

雙手握拳往淩歌的胸口錘去。

她發泄般的錘著。

氣鼓鼓的。

捶你,捶你,小拳拳錘你胸口。

兩人此刻的模樣看起來,就像是柳月如撲在了淩歌的身上似的。

兩人在沙發上鬨著。

這時候房門忽然被打開了。

蔣蘭瞪大了眼睛看著沙發上的兩人。

而淩歌跟柳月如此刻則是直接愣住了。

此刻柳月如還趴在淩歌身上,那姿勢看起來極為不雅觀。

蔣蘭愣了會兒。然後將東西放在門口。

“媽什麼也冇看到,你們繼續。”

說完這句話,蔣蘭又退了出去,默默關上了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