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年輕人,果然跟她們那一代人不樣了。簡直太開放了。

蔣蘭關上房門後心裡有些懊惱,她剛剛要是聽雙雙丫頭的在外麵多逛會兒就好了,多逛會兒也就不會出現如此尷尬的局麵了。

接下來她應該去哪兒呢?

到樓下小區裡麵轉轉?

蔣蘭在思考著去處,而屋裡的淩歌跟柳月如則是回過神來。

柳月如連忙從淩歌的身上離開,此刻滿臉紅霞。

阿姨,該不會是誤會什麼了吧?

該不會以為她跟淩歌在那啥吧?

真是丟死人了,太社死了。這下阿姨會怎麼看她啊。

柳月如內心此刻完全的淩亂了。

“媽,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淩歌倒是冇什麼不好意思,隻是覺得稍微有億點點尷尬。

他連忙起身出去追蔣蘭,他知道按照她老媽的性子,看到這樣的一幕,估計會以為她打擾了自己的好事,會為了給他留空間而出去。

淩歌打開房門,走到電梯口處便看見老媽正在等電梯準備下去。

經過這兩天的上下樓,蔣蘭已經學會了坐電梯。此刻剛好按下了下樓的按鈕,正在等著電梯上來。

“媽,你要到哪兒去?”

淩歌看著等電梯的蔣蘭無奈一笑。

蔣蘭聽見淩歌的聲音轉過頭便看見淩歌此刻正站在自己身後不遠處。

蔣蘭露出了老母親般的微笑。

“兒子,剛剛,媽是不是打擾你跟月如了。”

蔣蘭心裡覺得有些開心,她本來還覺得兒子在男女方麵有些不開竅,這下好了。

她完全是白擔心了。

他兒子這完全是很懂嘛。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蔣蘭覺得,關於男女之事這一點上麵她是完全不用擔心了。

看來關於這種事情很多人都是無師自通的。

這一點上麵蔣蘭感覺十分的欣慰。孩子長大了啊,很多事情自己就懂了。

蔣蘭的目光看著淩歌帶著十分的欣慰之色。

淩歌此刻看著蔣蘭的目光微微有些無語。

老媽這姨母般的微笑這是怎麼一回事?

淩歌微微有些無語的笑了笑。

“媽,你想多了,我剛剛跟月如就是在玩鬨而已,這又冇有什麼,並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蔣蘭臉上依舊是笑意盈盈的模樣。

“媽是過來人,都懂,都懂。”

淩歌:“.......”

看老媽那十分確信的模樣,他估計是解釋不清了。

不過解釋不清就解釋不清吧,反正是自己的老媽,也不會有什麼。

“媽,你這是準備到哪兒去?”

淩歌問道。

他看了眼電梯,電梯此刻已經上來了。她老媽這是準備下樓。

蔣蘭笑著道:“媽這不是準備下樓到小區裡麵去轉一轉麼,給你跟月如留出空間。不過你這孩子,月如家不是隻有她自己一個人麼,你們去她家方便些,也不用擔心我忽然胡回來撞見你們的好事,打擾了你們。”

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