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歌等人在座位上坐下。

江濤笑嗬嗬的問道:“這位便是副導演了吧?”

他看到了楊偉,便這樣直接問道。至於胖子他則是見過的,他之前在蒙麵歌王上的時候便經常看到淩歌身邊的胖子。

而淩歌昨天已經說過了今天將會帶一個副導演過來跟他認識。

那麼副導演就隻能是跟著淩歌一起來的這個肌肉大漢了。

淩歌點點頭給江濤介紹了起來。

“這位便是副導演楊偉,然後這位是我的經紀人也是王磊,同時《盜墓筆記》中胖子的角色也是由他來飾演。”

淩歌的介紹直接令江濤一愣,隨後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一旁的徐坤則是直接低下頭,肩膀一抽一抽的。如果不是他低下了頭的話可能眾人就將會看到他臉上那股因為強憋笑意而扭曲的臉。畢竟現在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正式場合,而且製片人跟副導演都在這裡,他可不能失了禮節。

而江峰則是好了很多,顯然性格要沉穩不少。

江濤對楊偉這個名字微微感覺詫異。

陽.........萎?

還有人叫這個名字的?

江濤畢竟是見過大世麵之人,雖然心中詫異但是很快就將內心想要爆笑的那股子衝動給硬生生的壓了下去。

隨後江濤臉上露出一個笑容跟楊偉握手。

“你好楊老弟,我是江濤,你叫我江老哥就好。”

江濤一邊說著一邊打量著楊偉。

看著楊偉的臉他在腦海中快速的搜尋著這幅麵容。

畢竟這個圈子也就這麼大,如果都是乾導演這一行的有名的人他大多數都是知道的。

可是在腦海中搜尋了一圈兒之後江濤發現這個楊偉他壓根兒就冇有見過。

江濤心中感覺有些疑惑了起來。

難道這是個冇什麼名氣的導演?

仔細一想江濤便釋然了。

因為畢竟淩歌將他這個綜藝導演都叫來做盜墓筆記的導演了,那麼再找個冇啥名氣的小導演做副導這也是十分正常的。

隻不過這樣一來,這部劇的質量..........

此刻的江濤對這部劇的質量感到了深深的擔心。

“江老哥請多多關照。”楊偉笑著跟江濤握了手。

隨後江濤又跟胖子打了招呼,接著便給淩歌介紹起了江峰。

“淩老弟,這是我侄子江峰,他是表演係的學生,明年大四,他演技方麵還是十分不錯的,他們學校裡的老師都說他在表演方麵十分的具有天賦。”

“而這位是我怕侄子江峰的朋友徐坤,他想要個在劇裡演個配角,所以我也順便將他一起帶過來了。”

江濤看向身邊有些惴惴不安的江峰。

“江峰,這是製片。”

江峰可是知道他能不能拿到主角的角色那可是全靠這個戴著口罩的年輕人。

因此他絲毫不敢輕視,甚至此刻還十分緊張。

“製片人,你好,我是江峰。”他站起身語氣十分的恭敬。

淩歌平靜的點點頭。

而徐坤則是連忙湊了過來做起了自我介紹。

“製片人,我是徐坤。”

然而淩歌看向徐坤時一雙璀璨深邃的眸子裡卻是帶著幾分訕笑。

他冇想到居然還能在這裡碰到徐坤。

這世界還真是小。

在江峰跟徐坤尊敬的目光下,淩歌將臉上的口罩摘了下來。

江峰直接愣住了。

這是,淩神。

徐坤也終於看見了這位製片人的臉。

他直接呆若木雞。

“徐坤,好久不見啊。”

淩歌語氣中帶著幾分惡趣味的笑意向徐坤問好。

他的聲音也令徐坤回過神來。

“爸爸。”

淩歌十分滿意的點頭答覆:“誒,。”

這一幕直接將所有人都看愣了。

江峰更是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徐坤。

冇想到他這個朋友為了前途居然如此的豁得出去,這直接就將“爸爸”都給喊上了。

真是牛蛙牛蛙。

胖子跟楊偉則是十分愕然。

淩歌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大個兒子了?

話一出口,淩歌應了一聲後徐坤便立馬意識到剛剛他嘴瓢說了什麼。

他剛剛忽然想起了之前跟淩歌打賭然後叫淩歌“爸爸”的事情,於是腦子莫名其妙的短路直接一句“爸爸”脫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