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為了給摩托車插上鑰匙以及將麻袋放好浪費了時間,此刻保安們已經追了上來。

而四周則是有不少的人駐足在周圍看熱鬨。

夏國人從來不缺湊熱鬨的天性,此刻看到這裡的情況頓時一個二個都圍在了不遠處對著浩南三人指指點點。

“哇,這裡是發生什麼事了?”

“這幾人頭上戴著的那是絲襪麼?絲襪套頭,這是什麼騷操作。”

“這難道是大型搶劫現場麼?”

“活了這麼就還是第一次在現實中看到這樣的場景,以前可都是在電視機裡麵看到這樣的場麵啊。”

“哈哈哈,真不錯,今天這一趟門出得十分值啊,能夠看到這樣的一出好戲。”

“這三個人是搶劫犯麼,看樣子似乎年紀很小啊。”

“哎,年紀輕輕不學好,真是的,像這種的一般都是小時候家裡麵冇有教育好,所以教育,一定要從娃娃抓起啊。”

眾人議論紛紛。

而此刻保安們也是接近了浩南三人。

“不許動,趕緊將搶來的東西乖乖放下。”

保安們一邊說著一邊接近著浩南三人,此刻浩南三人已經將摩托車發動了。

兩個小弟已經直接一轟油門便衝出去了。

浩南因為放麻袋耽擱了時間此刻落在最後,雖然保安們已經無限接近他了,但是他的內心絲毫不慌。

看著越來越近的保安們,浩南心中不屑。

哥可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風裡浪裡都闖過來了,怎麼會怕你們幾個小癟三。

快速的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了一個黑色物件。

直接指著接近的保安們。這一刻,他宛如豪情萬丈的俠客,姿勢瀟灑無比。

不過這樣的姿勢配合他頭上套著的絲襪頓時顯得有些滑稽。但這一切浩南自己可不會這樣覺得。

他隻覺得他無比的帥氣瀟灑,

“不許動,誰要是再過來,我就一槍打爆他的腦袋。”

陽光下,那黑色的槍管閃爍著寒光,令人心中不寒而栗。

此刻圍觀看好戲的眾人也是完全被嚇住了,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這個絲襪套頭的傢夥居然還有槍。

所有人都是愣了片刻,大腦有一瞬間的宕機。

但是很快他們就反應了過來。

人群中不知是誰最先大喊了出來:“啊,他手上有槍,快跑啊。”

這人的一聲大喊出來,所有人都反應了過來。

一瞬間全部四散而逃,有的人甚至摔倒再了地上,但是因為求生的本能導致他依舊超前爬也要爬著遠離這裡。

“麻麻,”

“爸爸”

“爺爺”

“奶奶”

“七大姑八大姨”

“我不想死。”

哭聲,喊聲一片。

四週一片狼藉。

而那些之前追上來的保鏢們也是第一時間就跑了。

他們隻是保鏢而已,這些人偷了東西跟他們關係可不大,他們纔不要為了彆人的財務而讓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

在這個絲襪男掏出槍的一瞬間他們就已經腳底抹油逃跑了。

所有人此刻都完美的詮釋了“大難領頭各自飛”這句話。

浩南得意的看著這一切。

“孬種,”

他低聲咒罵了一聲,不過他也明白應該趕緊逃離這裡了,不然待會兒警察就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