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屍蟞原本是一個黑色的塑料道具,可是現在經過係統進行了特效製作之後,那屍蟞頓時就開始渾身冒著寒光,並且那些腳也開始不停的動了起來。

毫無疑問,在係統特效的加持之下,原本隻是道具的屍蟞頓時活了過來,就像是有了生命,並且看不出一絲一毫的特效痕跡,就彷彿這屍蟞是真實存在的生物似的。

這特效的效果,簡直不要太好。

“不愧是係統的功能,還真是牛逼。”

淩歌心裡美滋滋的。

“這都多晚了,你怎麼還不睡覺?”

書房的門口,一個穿著睡衣頭髮披散的中年女人站在了那裡。

這人正是淩歌的老媽,也就是蔣蘭。

她本來準備起來上個廁所,結果冇想到忽然看到淩歌的書房燈亮著。她可是記得,淩歌回來洗漱後就回房間休息去了,這會兒應該不會出現在書房中。

因此她還以為屋裡進來了賊,所以就過來看一眼。

結果卻是根本冇有看到賊的身影,反而是他的兒子正坐在電腦桌前麵,認真地盯著螢幕。

蔣蘭看了看時間,已久是晚上十二點多了,所以就提醒了一下淩歌注意休息。

畢竟她可不想看到自己兒子為了工作將身體給累壞了。

淩歌抬頭看了蔣蘭一眼,臉上露出微笑。

“媽,我這是還在工作呢,馬上就準備去休息了。”

蔣蘭點點頭。

她不想過多的說淩歌,因為那樣會顯得她太囉嗦了。她可是聽那些廣場舞的小姐妹們說起過,現在的年輕人最討厭的就是父母的嘮叨了。

如果她話太過的話淩歌覺得她囉嗦那就不好了。

可是,淩歌這樣勞累她覺得她這個當媽的還是得說說。

因此猶豫了一下,蔣蘭還是開口了。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也彆太拚命,該休息就休息,工作明天做也不晚。”

淩歌的心中頓時就感覺到一暖。

他的老媽這是關心他。

這種有老媽關心著的感覺可真是太好了,要知道前世老媽去世後,就再也冇人關心他了,他就算加班到三四點也冇人說,可是他卻十分想念那種能被老媽唸叨的日子。

人就是這樣,在失去了一些東西後方纔能明白其珍貴。

因此淩歌一點兒也不會覺得老媽囉嗦,甚至很是喜歡這種感覺。

“好的媽,我現在就回去休息去了。”

淩歌起身將書房的燈關掉後上了樓。

蔣蘭在下麵看著直點頭,他兒子真是太聽話了,跟那些小姐妹們的兒子完全不一樣。

蔣蘭欣慰的去上廁所去了。

淩歌上樓回到房間後躺在了他自己舒服的大床上。

然後沉沉的睡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