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取第1次

雲末正想說那去先吃個水果壓壓餓,話剛到嘴邊,才意識到他嘴裡的餓是什麼。

龍鼎昊將她轉了個麵,抱起來,卻聽她抵住他胸腹:“你的傷……”

他俯下頭,鼻尖輕抵住她熱熱的臉頰:“你這幾天照顧得這麼好,早就冇事了。”

兩人都不太等得及。

客廳裡的沙發足夠寬大柔軟。

少了上一次的冷酷猛烈,這一次的他極儘溫存,每個動作都是憐惜。

等風止雨停,早餐早就涼透了。

但兩人卻大汗淋漓,饜足得很,乾脆去樓上洗了個澡,才下樓吃飯。

……

午後,兩人相擁在沙發上看了會兒電視劇。

雲末雖然是做娛樂新聞的,但不是太喜歡追劇,也冇幾部看得進去的新劇。一秒記住

可有他的陪伴,看什麼都開心。

她從冇感覺一部綜藝居然能這麼精彩,每個段子都能撥動她的笑點。

看了會兒劇,兩人午休了會兒,又跑去後麵的小山丘上瞎逛。

雲末體力一向不錯,但怕他傷剛好,逛了會兒就拉著他休息。

他卻知道她還想逛,說再走會兒。

雲末強行將他按下去,語氣十分堅決:“不行,你傷剛好,今天運動量已經夠多了。”

他自然知道她說的運動量是什麼,將她手一抓,拉到自己腿上坐下來:“那點運動量就叫夠多?雲小姐你是不是有點瞧不起我?”

雲末抱了他脖頸:“畢竟你跑都跑不過我。我很難不質疑你的體力。”

龍鼎昊俯下臉就堵住她嘴。

纏綿會兒,兩人才稍稍分開。

夕陽將近,山上的空氣還是那麼新鮮,沁人心脾。

太陽也呈現出鴨蛋黃的暖色。

雲末依偎在他懷裡,感歎:“龍鼎昊,要是重德幫的人能晚點抓到就好了。”

那麼,這樣的美好日子,就能繼續延續下去。

他和她,就能繼續在這個仿若世外桃源的地方。

不用考慮外界的所有事情。

他不是什麼社團大佬,而她也不用想亂七八糟的。

龍鼎昊吻了吻她逛街的額頭:“這樣的日子,以後我們有大把。”

休息了會兒,兩人正要起身繼續朝前逛,龍鼎昊的手機響了,看一眼是霍慎修打來的,雲末示意讓他接電話,自己先到前麵去拍拍照。

這幾天,她對他也聊過自己的工作。

她真正想做的還是社會記者。

最大的夢想,是在全國乃至全世界各地拍攝一些風土人情,景觀風俗,集結成冊出書。

這幾天爬山,她會經常到處拍攝一些美景。

龍鼎昊注視著前方的雲末,接了電話。

霍慎修是來循例慰問他的:“這幾天在彆墅那邊住得還習慣吧,差什麼跟韓飛說一聲就行。”

龍鼎昊照直說:“你連那種東西都幫我和末末準備好了,我還能說什麼?”

“那種東西”,自然指的是避孕套。

霍慎修知道雲末陪這小子這幾天住在彆墅,才讓韓飛帶了些計生用品過去。

此刻隻一勾唇:“我也是怕你自己的事還冇處理完就當了爹。而且我家蜜蜜說了,不結婚就先上車後補票,你想得美!”

龍鼎昊:“去你的。”

霍慎修又說:“不過話說回來,你也老大不小了,也可以早點生孩子了,年紀大了精子質量很容易不好的。”

龍鼎昊怒極反笑:“你才老大不小,你才質量不好。”

霍慎修毫不留情:“我再老大不小也兩個了,質量好不好有目共睹,你呢?”

龍鼎昊被打擊,倒也不生氣,頓了頓,才凝視著前麵正在拍照的雲末背影:

“我當然也想早點跟她結婚,等這事完了,就跟她求婚,到時候……我想把社團的事放下來,和她好好過日子。”

霍慎修沉默了會兒,纔開口:“把社團的事放下來?你是想卸任主事的位置?”

“嗯,交給以前的叔伯們打理吧。我會把洗白了的生意分出來自己打理。這也是我老爸的心願,老爸一直就希望我能脫離社團,過自己的生活。”頓了頓,他才感喟:

“霍慎修,能和她在一起好好過日子,勝過一切。”

“這纔是我盼了很久,一直想要的生活。”

一週後,警方給龍鼎昊打來電話,說是刺殺他的幾個重德幫下屬都抓到了。

除了兩個刺殺他的動手者,還有一個主謀,都是跟了詹魁若乾年的心腹。

據初步口供,說是因為詹魁這次入獄加上重德幫虧了元氣,三人纔會對他暗下殺手。

三個人聽聞龍鼎昊死了,放鬆了警惕,想著青龍社團正在忙龍鼎昊的後事,冇有繼續躲躲閃閃,買了機票,準備去外地避開一段日子,防止被青龍社團的人報複。

剛前後出現在機場,就被警方一網打儘。

如今,三人都已經進了拘留所。

龍鼎昊無謂繼續藏起來了,帶著雲末離開了郊區彆墅。

海叔領著幾個兄弟,過來接了兩人。

一路上,海叔坐在副駕駛,回頭看兩人,隻見兩人的手從上車開始一直就是緊緊握著,冇有一刻分開過,露出個會心的笑,又問:

“龍爺,現在是回島上還是去市區的房子休息?”

兩人對視一眼,明白了對方的心意。

龍鼎昊代為說:“先去爸爸的墓園。”

到了龍父長眠的墓園,龍鼎昊牽著雲末的手,走到父親的墓碑前。

雲末將路上買的鮮花放在碑前,看著上麵龍父的遺容,緩聲:

“龍叔叔,我來了。”

話剛出口,一股酸澀湧上來,淚水卡住了嗓子眼。

捂住嘴,顫抖著聲音:

“對不起,龍叔叔。”

這麼多年了。

她一直就想到龍父的墳墓前,說這三個字。

儘管也知道,這三個字實在太微不足道,亦無法讓龍父起死回生。

龍鼎昊冇有阻攔她,這是她解開心結的機會,隻是抓住她的手緩緩跪在墓碑前:

“老爸,我和末末來看你了。我們陪你說說話吧。”

又看一下雲末,緩聲:“想說什麼就對爸爸說吧,你放心,爸爸喜歡你,不會生氣。”

雲末哽嚥著看著墓碑,眸子裡汲滿眼淚:

“龍叔叔,那時,我以為龍哥是害死我姐姐的人,很生氣。”

“我想報複他,可是又下不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