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危急關頭,空間女神突然瞬移過來。

“春,下界一個叫埃爾法的位麵坍塌了。”空間女神一臉嚴肅道。

時間女神吃了一驚:“坍塌了?埃爾法位麵,我記得我曾經去過。那裡不是一個很穩定的位麵嗎?為什麼會出現位麵坍塌?”

空間女神搖了搖頭:“不知道。夫君以前曾經說過,當宇宙老去,在引力的作用下,會最終坍塌成一個奇點。但夫君的這個宇宙不過百億年,還很年輕,宇宙邊緣還在膨脹,擴張,新的星係在不斷誕生,不可能是因為老化坍塌。”

“有點奇怪呢。”

“你陪我去一趟,利用時間回溯看看發生了什麼。”空間女神道。

時間女神點點頭:“好。”

她又看著生命女神,道:“冬,仙界就交給你看護了。”

“我知道了。”生命女神點點頭。

空間女神冇再說什麼,拉著時間女神的手,兩人瞬間從鴻蒙界消失了。

掌握著空間法則的夏擁有著穿越各個位麵的能力。

在空間女神和時間女神離開後,這偌大的女神殿就隻剩下了生命女神一個人了。

哦,還有一個變成了鯤的李天。

這鴻蒙界基本上就是一片水域,說是鴻蒙海也可以。

生命女神把李天扔到了鴻蒙海中,然後就回到了女神殿內。

李天現在有些蛋疼。

鴻蒙界是獨立空間,他也冇法出去。

這時,一度離開的生命女神又回來了,手裡多了一些魚食。

她抓了一把魚食,然後撒到了李天周圍。

她在餵魚。

李天嘴角微抽。

這時,他突然想到了什麼。

“說起來,有關生命女神的記憶片段裡,好像就有她撒魚食餵魚的畫麵。隻不過,那時候,她很開心,但現在...”

李天看著生命女神。

記憶裡的生命女神活潑開朗,但現在的生命女神高冷如雪,不苟言笑。

性格反差太大,李天都開始懷疑,自己記憶裡的那個女人到底是不是生命女神了。

而這時,生命女神看著李天,也是瞳孔微縮。

“這隻鯤的眼神...很像人類呢。是人類投胎轉世嗎?”

少許後,生命女神突然淡淡道:“你是人類投胎轉世的吧?而且,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已經恢複前世的記憶了,對嗎?”

李天頭皮發麻。

糾結了少許,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能化人形嗎?”生命女神又道。

李天點了點頭。

“那化人形過來吧。”生命女神道。

李天猶豫了一下,然後一咬牙,恢複了第一世的模樣。

呃,現在,李天也不太確信,那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第一世了。

因為,前不久瀕死前走馬觀花的記憶裡,那個年代似乎更加久遠。

“李天?”

生命女神看到李天的模樣,也是稍微愣了愣。

“見過女神閣下。”李天趕緊道。

“這段時間,你的妻子們一直在找你。結果,你在裝魚?”

“不是。”

李天頓了頓,然後把自己在神河遇襲的事講了下。

生命女神瞳孔微縮。

“伏擊你的,應該是鴻光聯盟的那個斷沙吧。但這應該是夏的意思。不然,斷沙是不敢襲擊你的。”

“哎。”李天歎了口氣:“看來我是徹底得罪空間女神了。”

“那女人自己定位錯了,她和創世神隻是信徒和教主的關係,但她卻想象為妻子和丈夫的關係。有些可悲。創世神喜歡的女人隻有一個,就是南宮琉璃。”生命女神淡淡道。

“那個,生命女神,你為什麼要留在創世神身邊?”李天突然道。

在他的記憶碎片裡,生命女神應該是喜歡自己的。

當然,也可能是錯覺。

生命女神沉默片刻,才淡淡道:“他殺了我一個朋友,我要利用他賜予我的能力尋找我朋友。”

李天瞬間愣住了。

“難道記憶裡的那個女人真的生命女神?”

嗯?

這時,生命女神察覺到了李天的反應,淡淡道:“你激動什麼?”

“你喜歡那個人嗎?就是你那個朋友。”李天又道。

生命女神眉頭微皺:“你很喜歡八卦?”

強大的壓力撲麵而來,李天瞬間感覺冇法呼吸了。

“不。我隻是...抱歉!”

李天不敢繼續問下去了。

“你快點回去吧,再不回去,楚心月她們都要哭了。”這時,生命女神又淡淡道。

“嗯。”

在李天離開後,生命女神心緒有點亂。

“我竟然被一個凡人擾了心境。為什麼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