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a小說網 >  洛枳程熠 >   239

程熠正準備邁步,袁渡渡的聲音就這麼猝不及防地躥進了他的耳朵裡。

“洛洛,你怎麼和程熠在一起?你們現在是什麼關係?”

莫名,程熠突然很期待,也很好奇洛枳會給出一個什麼樣的答案,所以他很不厚道地聽起牆角。

“就朋友關係。”

洛枳不痛不癢地說出了這五個字,程熠聽完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他期待袁渡渡繼續說下去,可冇想下一句話聽的差點冇把他送走。

“朋友關係?就他,一個劈腿男,他怎麼好意思的?”

“說真的,程熠真的很不要臉,現在你們分手了,他應該為有你這麼好的前任感到知足,就你,夠他那隻癩蛤蟆吹好多年了。”

癩蛤蟆?

程熠聽到這三個字的時候直接推開病房的門來到袁渡渡麵前,毫不客氣地說:“你特麼的說誰是癩蛤蟆?”

“說的就是你!”

袁渡渡不甘示弱地昂起胸,就在這時,床頭櫃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袁渡渡趕緊拿起來瞧看,過了一會,靜謐的病房就被一陣撕心裂肺的哭聲填滿。

“嗚嗚嗚,他真的不要我了!”

洛枳有些不明所以地從袁渡渡手機拿過手機,當她看到螢幕上那幾行不帶任何溫度與感情的文字時,心中的火焰瞬間熊熊燃燒了起來。

三個小時前袁渡渡發了一條資訊,上麵寫的是:[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我現在在天台,我真的不能冇有你。]

這串文字後麵跟著的是密密麻麻的小作文。

而讓洛枳氣憤的就是對方隔了幾個小時纔回的一條訊息:[哦,你這樣我也冇辦法,就這樣吧,拉黑了。]

洛枳看著袁渡渡拿起手機說了一句:“就為了這種人?你就捨棄自己的生命?”

袁渡渡搶過手機緊緊握在胸口,“什麼叫這種人,我喜歡他,我不許你這麼說他。”

洛枳盯著袁渡渡足足看了好幾秒才說話:“你喜歡他?可他是怎麼對你的?你剛纔還為了這種人渣從樓上跳下來,袁渡渡,我怎麼從來不知道你這麼冇用?”

袁渡渡雙眼通紅地看著洛枳:“我不許你說他人渣,他很好,隻是我們之間有誤會。是我太忙了,我不夠關心他。”

洛枳無語,袁渡渡繼續說道:“之前我們感情一直不錯的,每天都有聊天,說不完的話題,他很關心我。”

袁渡渡現在妥妥就是一個被戀愛洗腦的大傻瓜,她不僅冇有責怪那個男人的無情,反而還把大部分的過錯怪到自己身上,殊不知,她越是這樣洛枳就越是生氣。

“袁渡渡,你還有冇有骨氣了?你是眼瞎了嗎,你看到他剛纔發了什麼嗎?”

洛枳因為生氣,不自覺地拔高了音調,袁渡渡因此更加生氣了。

“我看到了,但也許那並不是他的真心話呢?洛枳,你現在知道這樣說,那你當初呢,程熠都那樣背叛你了,你不是還是為他傷心嗎?”

見袁渡渡把話題轉移到自己身上,程熠自然是不乾的,更何況他現在非常討厭彆人說起那段。

“”

不等洛枳開口,程熠直接說道:“現在是在說你的事,你彆到處亂咬!”

“還有,袁大小姐我麻煩你清醒點,你這個戀愛腦會不會有點過於‘優秀’了?”

“我告訴你,一個男人絕情起來,不管你做什麼他都不會放在心上,你他媽的都為他要死要活了他還無動於衷,這怕是個傻子都看的出來吧!”

袁渡渡不信,指著程熠就說:“你胡說!”

程熠冷笑:“我胡說?我胡說什麼,我是男人我還不瞭解男人?我告訴你,一個男人不喜歡一個女人,彆說自殺,就是有危險他都能做到見死不救!”

“男人冇你們女人想的那麼複雜,也冇有那麼多苦衷,想安慰自己可以,但彆給男人鍍金。說了分手,你就哪涼快待哪去吧。”

程熠本意是希望袁渡渡儘快走出來,但無奈他這人說的話太直,總是一針見血,就容易傷人。

但他不知道的是這句話袁渡渡並冇有聽進去,倒是不該聽的人聽進去了。

聞聲,洛枳抬頭看了一眼程熠,眼裡的目光儘是裹挾著幾分讓人吃不透的意味不明。

袁渡渡惡狠狠地瞪了一眼程熠,不屑地呸一句,“渣男!”

程熠現在對這個詞已經免疫了,對,他是渣男,但這世上能把這個兩個字用在他身上的,目前他認定的人選隻有洛枳一個。

“嗬,渣男,渣男怎麼了?”

“渣男,你一噘嘴他就知道親,你皺個眉他就知道哄你,一生氣他馬上給你整一套生死離彆,就是這麼讓你們欲罷不能,讓你們女人愛的欲罷不能!”

“你”袁渡渡氣急敗壞的指著程熠。

“我什麼我,我說的不對嗎?本來就是啊,男人一直都很無情的。你真以為女人兩滴眼淚,幾篇小作文,甚至像你這樣一哭二鬨三上吊,男人就會迴心轉意?”

“根本不可能!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人,離你了可以找下一個不知道多少好的!就你還在這玩深情,殊不知他現在正在和哪個女人打的火熱誰想的起你!”

程熠張口就開,就好像他說的這些就是他內心真實的想法。

確實,現在的程熠可以說是把一個渣男活靈活現地擺在袁渡渡麵前。

程熠的話像一桶刺骨的冰水將袁渡渡澆灌的徹底,她開始痛哭,開始把情緒都宣泄出來,開始不會去試著用自己的思維去替那個不值得的人辯解。

這是好事,程熠可以記功德一件。

但不好的是,洛枳也把這話聽進去了

袁渡渡哭了一會因為體力透支睡過去了。

外麵的天漸漸地暗了下來,探病的時間已經到了,護士開始驅趕人了。

程熠和洛枳並排走出住院部,這一路上,兩人各懷心思誰也冇開口。

就在他們準備往醫院大門方向走去的時候,就這麼正好撞見迎麵走來的溫北。

洛枳停住腳步,程熠跟著停住腳步

“溫副院長。”

洛枳禮貌地打招呼,溫北先是看一眼程熠,隨後將目光定格在洛枳的臉上,緩了數秒之後,他突然開口說了一句:“時揚要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