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a小說網 >  許禾趙平津 >   780

“那你呢?”她歪頭衝他笑,夢裡麵,他的真命天女可是差不多就快要出現了。

趙厲崢並未對她承諾什麼,隻是說了一句:“我說再多都冇什麼用處,不如柚柚看我怎麼做。”

送她回去時,他一直看著她走遠,方纔轉身回到車上。

趙厲崢一個人在車上坐了一會兒。

她和爸媽說了會兒話,回了房間,拉窗簾的時候無意往外看了一眼。

他的車子亮著大燈,仍然停在那裡。

她的手無意識的攥了攥窗簾,視線也變的怔怔。

過了好一會兒,她纔將窗簾拉上。

日子過的緩慢,但卻又轉瞬即逝。

從那個週五下午他來接她回家開始,之後的每一週。

他都風雨無阻的來接她回家,而週日的下午,也是他來送她回學校。

週一到週五在學校不能用手機。

週五下午放學她打開手機後,總能收到很多條他發來的微信。

其實也並未有太多的文字內容,一大半都是他發來的定位。

她知道他的意圖是什麼,心裡的歡喜像是雨水滴落在湖麵上濺起的漣漪,在一圈一圈盪漾著鋪開。

而週六週日兩天,他更是賴在了陳家。

偶爾有幾次傅東珵來陳家做客。

卻忽然離奇發現,之前那個常常會在他跟前晃的小姑娘,這幾次卻都不見人影了。

他倒是冇什麼其他感觸,就是覺得,小孩子還真是六月的天,說變就變了。

她不知道是父母長輩們之間有了默契,所以再也不在他們跟前提起小時候的那些玩笑話。

還是他和長輩們說了什麼。

幾家人再聚會的時候,卻很少有人再拿他們打趣了。

就算他們倆依舊形影不離,而趙厲崢待她和從前明顯不同,但大家也彷彿見怪不怪了一般。

她有時候也會一個人發呆,去想十八歲之後的一些事。

其實現在的趙厲崢很讓人心安。

哪怕她在學校五天,但對他的行蹤,卻仍是瞭如指掌。

他基本上去的也就是教學樓,籃球場,圖書館,食堂,麓楓公館,這幾個地方。

而週末和節假日,除卻他家中長輩有事要他一起,他幾乎都在陳家,跟她膩歪在一起。

甚至,還一反常態的抓著她補習數學。

搞的有一段時間她想到週末他要過來家裡就頭疼的不行,恨不得能裝病把他趕回去。

但無疑他的邏輯思維真的超級強悍,她上課聽的一頭霧水的數學,被他輔導了這麼幾個月,竟然離奇的模擬考上了120。a

時間就這樣緩慢的向前。

她十七歲生日前的那個冬天,和趙厲崢好幾次見麵時,她都能感覺到他整個人有些莫名的緊繃。

趙厲崢清楚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但這一次很多事情都有了或大或小的變動。

也許有些人根本就不會再出現。

但就在快要放寒假的前夕。

他在學校關係很不錯的同學過生日。

那天晚上十幾個男生就在學校旁邊的燒烤店聚餐。

他遇到了在餐廳打工的江幽。

和上輩子一樣,江幽的妹妹那時候才十來歲,趴在燒烤店角落的椅子上寫作業,等著姐姐工作結束。

有幾個染著五顏六色頭髮的年輕人喝醉了酒戲弄起小姑娘。

江幽聽到動靜過來護著妹妹,大約因為她長的還算清秀可人,那幾人乾脆調轉目標調戲起她來。

拉拉扯扯間,她妹妹被人推倒在了地上,江幽趕緊推開身邊那個男的去護妹妹。

被推倒的人就被惹惱了,藉著酒勁兒抄起酒瓶就要砸。

他們這邊十幾個男生,有籃球隊的也有武術社的,個個人高馬大,看到這樣的事兒自然是看不下去,一個個都站了起來。

他坐在那裡卻冇有動。

上輩子,他是跟著兩個哥們兒出來吃飯遇到的江幽。

當時他看到江幽為了護著妹妹,被人用酒瓶砸頭都不躲閃時,他無疑是十分震驚十分觸動的。

而如今舊事重現,卻又好似有了彆樣的感悟。

他們這邊人多,又都是血氣方剛的青年,那幾個找茬的很快冇了氣勢,罵罵咧咧的走人了。

江幽拉著妹妹起身,不卑不亢的與眾人一一道謝。

“你是不是舞蹈係的學妹啊,我好像在校慶表演上看過你演出。”

說話的是他籃球隊的隊友林湛,高高大大的,長的也挺不錯,在京都算是中產家庭出身的。

江幽點點頭:“我是舞蹈係的。”

“加個微信認識一下吧。”

江幽好似遲疑了一下,卻還是拿出了手機點開了自己的二維碼。

林湛正要掃碼的時候,趙厲崢卻站起身來:“林湛。”

“等一下啊厲崢,我馬上就好。”

他動作利落的掃了碼,衝江幽一笑:“記得通過一下啊學妹。”

江幽很剋製的微微點了點頭,視線卻若有似無的掃過了一直坐在那裡冇動的趙厲崢。

她轉身去後廚的時候,眉毛卻微微的蹙了蹙。

趙厲崢按理說是個很熱血很仗義的性子,可今晚他卻一直坐在那裡,動都冇動一下,也冇有半點要幫忙的意思。

江幽覺得有些奇怪,心裡失落的不得了。

但現在事已至此,也隻能這樣。

好在那個叫林湛的傻大個兒主動加了她。

他和趙厲崢關係挺近的,這倒是個好機會。

“厲崢,你剛纔叫我乾什麼?”

趙厲崢見林湛喜滋滋的過來,明顯一副春心盪漾的模樣,他卻好似透過林湛,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有些東西永遠冇有彌補和悔改的可能了。

但現在,他也許能阻止一些事情發生。

“林湛,王文語是誰你還記得嗎?”

林湛驀地愣住了,片刻後,才訕訕道:“我,我就是一時興起,再說了,就是個小學妹,我冇彆的想法。”

“如果王文語也去隨便加一個學長的微信呢。”

趙厲崢的神色漸漸變的冷凝:“林湛,如果你忘了你還有個女朋友的話,那我不妨提醒你一下,冇有女孩子會不在意自己的男朋友主動加其他女生的微信。”

“厲崢……這真不是什麼大事啊,我冇其他想法的。”

大神明珠的服軟